0

最大限度地利用更多援助

巴黎——消除全球贫困的努力从未如此热烈。经合组织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官方发展援助(ODA)连续第二年达到创纪录的1,350亿美元总额。这表明发达经济体仍然致力于促进全球发展,尽管他们自身的经济近来也出现了问题。

再加上中国、阿拉伯国家和拉美国家以投资和贷款形式投入的大笔支出,流向发展中国家的官方发展援助显然已经达到史无前例的金额。但我们不能让整体数据所带来的幸福感抢走资金有效利用的风头。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来自捐助国的官方援助协助降低了半数贫困和儿童死亡率,并带动了其他许多方面的进步。但人们已经清楚地看到持续的发展援助并不足以到2030年消除极端贫困,落实将在今年下半年达成的联合国新的可持续发���目标

今天的援助款如果被用于动员国内税收和对援助依赖国进行私人投资,产生的影响将比现在大得多。经合组合4月8日引入的新指标官方发展援助总额可以更准确地反映官方发展援助。

平均而言,发展中国家税收占GDP的17%,而经合组织国家则占34%的份额。某些国家税收可能仅占GDP的10%。资金非法逃往国外解释了绝大部分的损失税收。

以非洲为例,每年因非法流动损失的资金约500亿美元,远高于其所得到的发展援助总额。发展中国家税收增加GDP1%所带来的资金相当于两倍的官方发展援助——而且可以悉数投入教育、卫生、安全或现金支付计划。

加强税收体系的资金回报是非常惊人的。在肯尼亚,由经合组织领导的无国界税收督察项目发现与当局合作打击避税行为每投入1美元,就能带来1,290美元的增量收入。同样,在菲律宾,支持税收改革的50万美元带来了超过十亿美元的增量税收。但今天仅有0.1%、或不到1.2亿美元的发展援助被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的税收改革。

发展援助如果得到正确引导用于降低风险,也能对私人投资起带动作用。发展援助支持的担保、软性贷款和股权投资有助于吸引投资者,马里的太阳能项目和埃塞俄比亚的生产企业项目就是实例。2014年,时任欧盟发展专员安德里斯·皮尔巴格斯报告总值为21亿欧元(合22亿美元)的拨款“从2007年来已在226个项目中实现了约407亿欧元的杠杆效果。”

重要的是援助针对需求最迫切的领域。虽然去年援助额再创新高,但向世界最不发达国家所提供的资金实际呈下降趋势。相对富裕国家的长期计划获得了更多资金,而一系列贫困国家则再次遭到忽视。

当世界领导人7月在亚的斯亚贝巴可持续发展融资峰会会晤时,他们必须同意援助那些资金来源最匮乏、吸引投资者最困难、税收体制也最落后的国家。种族及宗教少数族裔和力求脱贫的当地农村人口等弱势群体应该得到特别的关注。

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的29个成员国已承诺扭转全球最贫困国家的援助下降趋势。上述捐助国还承诺实现至少将本国国民总收入的0.15%用于向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发展援助。此外,他们还就新规达成一致,以更柔和的条件向最贫困国家划拨资源,并落实确保债务可持续性的全新保障举措。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纵观人类历史,我们这代人第一次有能力让地球上所有人从赤贫当中摆脱。实现目标的资金十分充足。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更明智的利用。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