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救命的信念

日内瓦——200多名女孩在北非遭遇绑架令人联想起非洲儿童——尤其女童是何其脆弱。但认识到这并非现代非洲的真实写照是同样重要的。坚决保护本国儿童是非洲领导人共同的选择。他们能否提供富裕国家儿童所享有的保护取决于合作和信念这两个关键要素。

究其原因虽然恐怖主义是一种潜在威胁,但非洲儿童面临的最主要的危险依然来自于疾病,而日常免疫往往就是疾病的预防举措。事实上,就在世界各国正在为寻找失踪女孩争论不休时,另一项威胁正在重新浮出水面:世界卫生组织最近宣布脊髓灰质炎传播上升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同时有若干非洲国家正面临着输出疾病的持续风险。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幸运的是,战胜正在非洲和其他国家夺去生命的小儿麻痹症和其他许多能靠疫苗预防的疾病其实并不乏直接而有效的方法。此外,非洲领导人意识到,常规免疫才是为儿童提供长期、可持续保护的最好方法。本月初,非洲国家领导人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会面���通过了免疫非洲2020宣言,承诺投资于国内所有儿童健康和可持续的未来。

上述宣言非常重要,因为只有借助信念的力量我们才能真正带来积极的变化。而且积极的变化也确实发生了。2001年来非洲新推出了不下140种疫苗,这多亏当地领导人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及其合作伙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和比尔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支持。这项工作使非洲的免疫覆盖率从1980年的10%快速增加至2012年的72%。

现在,从2016年至2020年,非洲50多个国家将通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及其合作伙伴向儿童疫苗接种注入超过7亿美元的直接投资。这将使非洲一跃成为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的第四大投资主体——仅次于英国、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和挪威。这项承诺预示着发展援助正在从传统的慈善型捐助朝着伙伴关系转型。

但鉴于非洲国家已经在医疗卫生服务领域花费了数十亿美元,而非洲大陆又有如此多的竞争性需求,疫苗投资或许并不总是一项显而易见的选择。

2003年我担任卫生及社会事务部长领导公共场所禁烟运动期间,挪威也曾面临着类似的选择。当时禁令曾遭遇强烈的反对声浪,我被比喻成全世界最糟的独裁者。但我深知此举未来将拯救许多人的生命,我相信不采取行动就是我的失职。我并没有孤军奋战:爱尔兰的同行与我所见略同。

随着个人和社会收益的不断凸显,又有100多个国家开始效仿挪威和爱尔兰的范例,今天挪威的烟民数已经减少了一半,高达十分之九的人支持禁烟运动。事后看来某些解决方案似乎显而易见;但开始时需要信念的力量才能让解决办法人尽皆知。

现在非洲和全球贫困国家的免疫接种事业就是这样的状况。上述国家的领导人已经看到了疫苗接种的好处,也相信未来几年带来的好处会更多。其实从2000年启动以来,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已经辅助4.4亿新增人口进行了预防接种,为挽救600万人的生命尽了一份力。

但现在因为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的合作和捐助者准备本周在布鲁塞尔举行会议制定未来五年的投资计划,我们拥有现实的机会取得进一步的成功。在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的支持下,我们有机会实现2020年接受免疫接种儿童数翻倍,从而达到总人数近10亿,并从现在起到那时避免超过500万人死亡。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非洲领导人已经表明了决心;但在目前许多捐助国仍在努力巩固脆弱经济复苏的时刻,领导人们也要拿出决心和承诺。没有人能够独自做到这一点,但通过合作我们的确可以保护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儿童。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