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50年的气候犹疑

悉尼——1965年11月,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拿到了有史以来第一份警告大量燃烧化石燃料可能带来危险的政府报告。五十年在政治领域是相当长的时限,因此政府自那以后一切照旧、几乎未采取任何措施解决危机就愈加的引人注目。

约翰逊的科学顾问委员会极有先见之明地警告说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将引发全球气温升高,从而导致冰盖融化和海平面迅速升高。 “人类在不知不觉中进行了一次超大规模的地球物理实验,”科学家们警告道。 “人类在短短几代人时间里燃烧了过去5亿年地球缓慢积累的化石燃料...二氧化碳含量升高引发的气候变化可能会给人类带来不小的损害”。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该委员会的先见之明并不出人意料;自从1824年法国物理学家约瑟夫·傅立叶提出地球大气就像绝缘体般捕获本该散失的热量后,科学就一直承认温室效应的存在。而在1859年爱尔兰物理学家约翰·廷德尔通过实验室实验证明二氧化碳具有增温能力后,瑞典物理学家兼诺贝尔奖得主斯万特·阿累尼乌斯就预言烧煤会温暖整个地球——他将此视之为一种积极的现象。

约翰逊的顾问绝非如此盲目乐观。他们的报告准确地预测了20世纪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将增长近25%(实际数字为26%)。今天,空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比工业革命初期提高了近40%——根据南极冰盖的钻探记录,毫无疑问已经达到了过去一百万年来的峰值。

此外,约翰逊的科学委员会驳斥了否认气候变化危险者今天仍在使用的反对意见,包括声称自然过程可能导致二氧化碳水平升高。通过证明只有约半数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二氧化碳残留在空气中,该委员会证明了地球并非温室气体的来源,而只是作为吸收器,吸收了人类半数的二氧化碳排放。

约翰逊内阁顾问无法提供大气中二氧化碳升高会对全球气温造成多大影响的具体预测;他们说做出上述预测首先需要更完善的模型和更强大的电脑。上述计算为下一份里程碑式的报告奠定了基础,这就是美国国家科学院1979年提交的“二氧化碳与气候:科学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以主要起草者朱尔·查尼(来自麻省理工)的名字命名,堪称为严谨科学探讨的典范,被外界称之为查尼报告。

查尼报告估计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翻倍将使地球升温约3摄氏度——该预测的准确性今天已经得到了证实。报告还预测海洋热容量将使全球变暖推迟数十年。这两项结果都与该报告披露后所观察到的全球变暖情况相符。 “我们尝试但一直无法找到任何被忽略或低估的物理效应,可以将目前估测的全球变暖...控制在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该报告最后说。之后,全球变暖的科学证据越来越牢固;今天,这两份早期报告中做出的基本结论得到了97%以上气候科学家的赞同。

尽管50年来科学共识不断增加,但地球变暖的势头却丝毫没有减弱。资金雄厚的游说团体已经在公众心目中播下了怀疑的种子,并成功淡化了上述威胁有多么紧迫。此外,地缘政治阻碍了制定有效的全球对策。195个参与国达成一致的要求也阻碍了十一、十二月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预期将因协议的签署而达到高潮的国际气候谈判。

如果不采取行动,数十亿人将因旱灾、农作物歉收和极端天气而受害。最终,海平面上升将淹没沿海大城市和摧毁整个岛国。十九世纪有记录以来最炎热的年份是2005、2010和2014,而去年的纪录几乎肯定会在今年被再次打破。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界领导人是时候结束50年的瞻前顾后。他们必须抓住在巴黎的机会,将短期利益搁置一边,最后为避免迫在眉睫的星球灾难而果断采取行动。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