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生物燃料时代的粮食

罗马—过去几年来,生物燃料成了争论的焦点。一些人认为,来自有机物的可再生能源资源如同对抗气候变化的魔法棒。但其他人把生物燃料当成生存威胁,因为用于生产它们的农地和水本来可以用于种植粮食。

但这是错误的两分法。不存在粮食和燃料之间的选择。我们可以鱼和熊掌兼得。只要有正确的条件,生物燃料可以为贫困农民提供可持续的廉价能源资源,从而成为增进粮食安全的有效办法。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在一些非洲内陆国家,汽油成本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倍,这导致燃料价格成为农业增长的主要瓶颈。扩大生物燃料在这些地区的使用能够提振生产率、创造新的就业机会,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如果生物燃料所带来的原料需求增加可以通过家庭农庄和小规模生产商满足,效果将会更好。

生物燃料已成为无法改变的事实,它们的使用预计将继续稳步攀升。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和经合组织的报告,2013年生物燃料贡献了全球交通燃料使用总量的3%。这一比例预计将保持稳定,但尽管如此,可以期待生物燃料产量的绝对值将随着全球交通燃料市场的扩大而增加。

事实上,到2023年,全球生物燃料生产预计将在2007年水平的基础上翻一番。如果这一预测正确,那么生物燃料将消耗全球12%的谷物、28%的甘蔗、14%的植物油。随着这些燃料产量的增加,我们需要能够确保可持续使用它们的政策、计划和能力,不对粮食市场造成扭曲或牺牲粮食安全。粮食安全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要务。

生物燃料的先驱也许会惊讶于生物燃料在当今世界燃料供给中占比如此之小。鲁道夫·迪塞尔(Rudolph Diesel)在19世纪初就设计出了花生油燃料发动机。亨利·福特曾经走遍佛罗里达州,希望买地种植甘蔗,因为他认为美国无法忍受燃烧化石燃料所造成的污染和进口石油生产汽油所造成的能源依赖。

直到最近几十年来,生物燃料才重新获得吸引力,这是因为我们需要确保平价能源、制造收入、降低福特所警告的能源依赖。最近,关于污染、气候变化和化石燃料的有限性的担忧成为生物燃料需求的推动力——目前已需要对这一需求进行管理。

在利用世界日益依赖生物燃料的机会提高农业生产率、加快农村开发、增进食品安全方面,灵活性至关重要。比如,决策者必须通过制定遏制基本粮食作物价格波动的机制平息粮食和燃料之间的竞争压力。当局可以要求生物燃料与传统燃��之比在粮食价格下跌时增加,在粮食价格上涨时下降。这可以起到自动稳定器的作用。贫困农民将在粮食价格下跌时继续享受到强健的产品需求,而消费者也可以获得价格过快过度上涨的保护。

国家目标也可以定得更灵活一些。如果关于生物燃料使用的指标分几年而不是一年完成,决策者就可以通过影响需求而使粮食价格压力最小化。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后,在个人层面,可以在加油站体现灵活因素——通过推广(比如)已经在巴西投入使用的灵活燃料(flex-fuel)汽车。如果汽车发动机既可以使用传统燃料,也可以参杂高比例化石燃料,消费者就可以在两者之间切换以适应价格波动。

寻找正确的平衡绝非易事。但如果我们利用我们的集体知识,在这个问题上将发展中国的小农也考虑进来,并保持对减少贫困和保护弱势群体的关注,我们就可以拥有更多燃料、更多粮食,为所有人创造更大的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