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同性恋的发展成本

伦敦—作为一个生活在尼日利亚的男同性恋,我最大的挑战是在性取向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

2004年,我开始了我的表演生涯。当时我刚刚告别校园,在尼日利亚最受欢迎的电视台银河电视台(Galaxy Television)的黄金档肥皂剧《玫瑰与荆棘》(Roses and Thorns)中扮演一个叫做“理查德”(Richard)的角色,理查德是一个富裕家庭唯一的儿子,与女佣发生了一段罗曼史。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关于我的私生活流言蜚语不断,我决定是时候站出来了。因此我同意参加尼日利亚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脱口秀讨论我的性取向。

我的角色几乎马上就被取消了。丢了饭碗的我也失去了财务保障。与非洲的众多男女同性恋一样,我必须在经济自由和精神禁锢之间做出选择。

今年,尼日利亚和乌干达都出台了严厉的反同性恋法律,激起了关于人权的全球争论。这场争论也在世界银行展开,行长金墉最近宣布“制度化歧视对人类和社会不利。”

金墉的表态招来了批评和争议。通常,与在乌干达和尼日利亚一样,我们总是听到这样的声音:反对针对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的正式歧视纯属将“西方”价值强加于非洲头上。但这一论断意味着同性恋是“不非洲”的。而尽管没有证据表明有任何一个国家或大洲不存在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相反的证据倒是汗牛充栋),但越来越多的非洲领导人都采取了这一观点。

2006年,尼日利亚时任总统奥巴桑乔(Olusegun Obasanjo)是第一批接受这一观点的领导人之一。乌干达总统穆塞维尼(Yoweri Museveni)紧随其后,在2014年也签署了反同性恋法案。其他领导人,如赞比亚总统贾梅(Yahya Jammeh)和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Robert Mugabe)也持有相同态度。

这些官方态度导致非洲同性恋群体备受伤害。事实上,在许多非洲国家,同性恋厌恶给同性恋群体造成的代价是显而易见的:法律伤害、社会排斥、暴民正义,等等。

但这方面正是非洲反同性恋领导人所忽略的:法律保护不仅是一个人权问题,也是一个经济问题。金墉的声明是非常正确的,衡量同性恋厌恶的经济成本的研究已经开始,探索法律和社会观念排斥同性关系国家的反同性恋情绪与贫困的关系。

在2014年3月举行的世界银行会议上,麻州大学安姆赫司特(Amherst)分校经济学家巴吉特(M.V. Lee Badgett)展示了关于印度同性恋厌恶的经济影响的初步研究发现。巴吉特估计,由于反同性恋羞辱和歧视造成的抑郁、自杀和艾滋病治疗差距,2012年印度经济光是直接健康损失成本就高达231亿美元。

除了这些实实在在的成本,成为同性恋可能带来暴力、失去工作、被家庭排斥、在学校受到骚扰以及结婚压力。结果,许多同性恋教育程度低、生产率差、收入少、健康不良、寿命预期也较短。

在尼日利亚,我在2005年建立了平等权利独立计划(Independent Project for Equal Rights,简称TIGERs),以应对日益增多的因为性取向受怀疑而丢失工作的人。在该计划成立后的第一年里,我们为几十人提供了支持。其中一位年轻人“奥鲁迈德”(Olumide)因为身为同性恋而被逐出家门,我们为他提供了暂时居所。另一位名叫“乌奇”(Uche)的人因为性取向暴露而失去了厨师工作。TIERS帮他找到容身之所,并提供了做餐饮生意的资本。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近10年,他们仍不能安全地使用真名。

在整个非洲,歧视的经济成本正在增加,相应地,雇主、地主、医疗服务提供者、家哦哦与机构和其他群体也在排斥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士。

如今,世界银行和其他发展机构正在为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之后的发展日程制定优先项。千年发展目标将于2015年正式结束,其中包括了促进性别平等、将增加妇女权益作为经济增长战略等具体目标。放眼未来,世界银行应该对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群体权利采取同样的态度,将对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法律保护作为各国获得贷款的条件。

将承认妇女权利作为千年发展目标之一并没有因为强加“西方”价值而损害非洲文化;事实上,这让许多非洲国家变得更加强大,如今,在女性占政府官员的比重方面它们已经成为全球领先者。国际投资和援助可以通过为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群体争取同样的保护改善经济表现、强化对基本人权的尊重。

世界银行总是担心自己牵涉“政治”问题,强调它不是一个全球人权推广机构。但它也日益承认其在帮助世行成员国认识到自身人权义务方面的促进作用。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权利应该成为对世行的考验。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对允许排斥特定社会群体的政府的援助可能造成非常现实的经济代价。在考虑新贷款时,应该采取措施确保让其收益尽可能具有包容性。

目前,世界银行对尼日利亚贷款大约在55亿美元,预计还将承诺在未来四年每年增加20亿美元。世界银行正在朝这一方向前进,其他资金提供者可以跟进。非洲的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群体急切地需要在人权和经济权利的斗争中获得这些强大的盟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