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全球教室

山景城,加州—20世纪70年代,我在斯坦福大学教书的时候,我总是在寻找利用技术改善学习的方法。当时的重大创新是我的课通过广电信号送到旧金山湾区周边。我们还把授课录像带寄给更远的地区。

如今,教师们可以录制并上传授课录像,感谢互联网,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学生都可以一遍又一遍地观看这些教学录像。教育——尚未因数字时代而改变的最后一批大经济部门之一——正处在革命前夜。为什么教育不进行数字化?网络是二十一世纪的燃料,能助力所有年龄段、地球上任何角落的学生,促进他们走向未来的成功。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比如,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大众在线公开课)面向互联网上的几十万人提供免费或低成本的高质量高等教育课程,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很轻松地学到任何东西。我认为未来小学和中学教育也将迎来类似机会。

MOOC让无数学生能够听上由世界顶尖专家讲授的几乎所有方面的课程,从计算机科学到音乐无所不包。一些MOOC具有广泛的吸引力,如西班牙阿利坎特大学(University of Alicante)和德国洪堡研究所(Hunboldt Institute)的课程,这两家机构都提供关于创业的实践层面的课程。阿尔坎特大学在线课程已经发布第二版,访问人数已经超过30 000人。

其他MOOC,如即将开课的法国矿业-电信学院(Institut Mines-Télécom)的细胞测量学(cellular metrics)课程,则是面向利基受众的定制课程。MOOC还可以是创造性的和独一无二的。任何人想要弄明白足球选手为何收入如此之高都可以的登陆巴伦西亚大学(University of Valencia)提供的Valoración de Futbolistas MOOC。在该课程中,你可以了解到你所想知道的所有关于如何评估足球选手价值的内容。观看足球比赛的意义从此不同!

在年轻人失业高企的地区,MOOC提供了一条新的提振技能和工作能力的方法。一个关键领域是支持教师,特别是初高中课程中计算机科学方面的教师。

幸运的是,许多政府正在采取措施促进在线教育革命。马来西亚政府出台了一项计划,为全国小学和初中教师提供轻便型笔记本电脑并推出免费的电子邮件、在线日程和文档处理系统供数百万学生、教师和家长使用。向学生和教育者提供基于网络的服务有利于获得信息,也让有教无类成为可能——不管你经济状况如何、位于何地、影响力怎样。

但还有很多事情有待完成。政府必须扩大国民基础设施以便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区和偏远农村地区的学生都能上网。公私合作通常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好办法。比如,10 000所马来西亚公立学校今年将可以通过与本地通信服务商合作获得4G接入。

连上网后,学生将获得海量信息,结成对子、互相学习,没有任何限制。比如,马来西亚学生可以和世界各地学生合作开展天气项目。他们可以进行虚拟实验,同步工作更新工作表或文档中的数据,并建立共享的最终报告。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无法获得桌面电脑或笔记本电脑时,学生可以使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开展学习。比如,他们可以使用成熟的移动生物应用,与3D细胞影像互动;或者使用投票应用来开展心理学实验。

在网上,学习小组的可能性和灵活性都将大大增加。受糟糕的路况、不安全的社区或父母无法接送(或没车)等因素的制约,学生在放学后去同学家继续学习可能并不容易。但有了足够的带宽,如今学生可以通过Google+ 环聊或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一起学习——还能和世界顶尖专家结成对子。感谢互联网,距离已不再是问题:世界真的可以变成我们的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