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kibben4Milo EspinozaGetty Images_migrant Milo Espinoza/Getty Images

我们对气候移民承担的责任

利普顿,佛蒙特州—去年11月,有史以来最活跃的大西洋飓风季接近尾声,最后两场大风暴——埃塔和埃欧塔——席卷了中美洲。《华盛顿邮报》一名报道灾后工作的记者采访了一位名叫布兰卡·科斯塔(Blanca Costa)的洪都拉斯妇女,采访时她正在高速公路立交桥下避难。她靠收垃圾养活她的三个女儿,之前仅有的三匹拖垃圾车的马都淹死了。40岁的科斯塔说:“我现在只能走路收垃圾了。”大约有100人在桥下避难,科斯塔便是其中之一。“但之后日子就更艰难了。”

风暴在中美洲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根据初步估计,洪都拉斯的经济损失相当于该国GDP的40%。因此,该地区很多人正流离失所、四处奔波,这已经不足为奇了。

气候灾害袭击时,大多数人不需要也并不想搬到很远的地方。如果干旱导致农场倒闭,工人通常会在离家尽可能近的地方寻找新工作。 如果极端天气毁坏房屋,人们倾向于暂时离开住处,而不是一去不回。但随着不利天气越来越极端,人们便需要搬得更远,离开得更久。

洪都拉斯人对气候的影响少之又少,如今气候危机却在该地造成巨大损失,这是完全不公平的。与驾驶310马力的福特野马SUV的美国人相比,用马车收集垃圾的人排放的二氧化碳自然不值一提。

因此,从道德角度来看,美国应该清楚自己需要对中美洲气候移民承担什么责任。而且,无论这些气候移民是否需要跨越国界,美国的政策都应该是让他们的旅程尽可能安全,尽可能符合人道主义原则。

这样看来,如果首要任务是防止全球变暖,让更多的人无需因为气候灾害流落他乡,紧随其后的便是尽可能减少那些非自愿移民所受的创伤。无论各国政府态度如何,全球已有数百万人因为气候危机背井离乡。 美国尤其应当承担其责任,简单粗暴地树高墙、设监狱,或者像拜登政府严厉警告中美洲人“不要来美国”,这样的做法是万万不行的。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但气候移民选择前往美国并不是心之所向,而是无计可施。与迫使他们移民的风暴相比,他们移民之旅的痛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路上,家庭四分五裂,移民们也要历尽艰难险阻。 有些人命丧途中,有些人被杀身亡,还有更多人被抢劫、被勒索、被袭击。

给移民带来危险和痛苦、夺走他们性命的往往是国际边界。当安全合法越过边界的权利被剥夺时,这些绝望的人别无选择,只能在黑夜的掩护下,越过沙漠和海洋,翻过篱笆和围墙。

此外,边境军事化是一桩大生意。私人安保公司在边境巡逻以获取利润,他们已经和政府签下了总计数十亿美元的合同来追捕和关押非法移民和难民。

边境军事化越来越高科技。现在,无人机在边境巡逻,面部识别工具和强大的人工智能系统负责识别和跟踪试图越过边境的人。这离不开许多科技公司的大力支持,它们一面打造良好的企业形象,一面监视试图逃离地球上部分最困难、最危险环境的人们。

正从将边境变成死亡陷阱中获利的公司们不会白白放弃这块大蛋糕,而依赖 “强硬移民”政策的政府也不会不战而退、无功而返。 但那些为移民和难民寻求正义的人一直在街头斗争并取得一些胜利。 此外,随着微软与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的关系成为焦点,激进分子和工会正敦促公司放弃边境监视和拘留合同——投资者也注意到了这点。

如今,应对气候变化运动必须声援移民和难民活动家,并帮助他们安全、合法地移民。我们应当考虑如何支持那些经历危险旅程的人,如何为他们创造就业,如何在他们寻找新的定居点时提供教育、住房和医疗保健服务。我们也应该考虑如何建立既能容纳移民又能容纳现有居民的社区。

这些问题已经搅动了许多国家的政坛。问题不会凭空消失,不解决就会一直存在。 为了世界各地的气候移民,我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排放的二氧化碳不分国界,我们的同情心也应该如此。

Translated by Li Anqi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nHAywy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