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canizalez1_Salwan Georges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_whitehousebriefingroompodium Salwan Georges/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总统与媒体的较量

加拉加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新闻媒体称之为“人民公敌。”巴西总统波索纳罗记者“腐败”且“不道德,”并指责他们对他发起“耸人听闻的攻击。”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被外界称为AMLO)将媒体称为“无名小卒、保守主义者、万事通和伪君子,”还指责他们“fifi”(自命不凡、散发着小资产阶级情调)并且“chayoteros”(暗指他们受贿)。

民粹主义领袖喜欢能让他们传播自己思想的大众媒体。但他们讨厌新闻,因为新闻的目的是提出难以回答的问题并让他们负责。这恰恰是我们必须捍卫新闻的原因。

特朗普、波索纳罗和奥夫拉多尔尽管存在分歧,但却同样赞成民族主义观点、民粹主义策略和反民主倾向,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仅局限在口头攻击新闻业。特朗普政府严重限制了媒体接触白宫的机会。它还吊销或暂停了许多记者的记者证,特朗普政府给出的理由如此错误和不透明,以至于法官下令  恢复被吊销的记者资格。

现在,特朗普又一次不祥地打破了传统。从金融时报纽约邮报的一系列报纸和杂志每天被递送到白宫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了一种传统。这是民主国家的标准运行程序:权力中心必须充分了解信息,而这意味着订阅各种媒体,而无论他们的编辑路线如何。

但特朗普在10月决定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他常常指责这两份报纸充满偏见和不诚实——今后均不再向白宫呈送。“它们说的全是假话,”他在宣布自己意图的福克斯新闻采访中宣称。特朗普政府还敦促其他联邦机构也取消订阅。

特朗普决策一周后,波索纳罗立即效仿,取消了巴西最为人尊敬的报纸之一圣保罗日报所有的政府订阅。“我不想了解圣保罗日报的状况,”波索纳罗宣称,因为那份报纸“毒害了我的政府。”顾问们,他补充道,可以到报摊去购买——“我希望他们不要指责我实行审查制度”——但我不会花公款去购买它。“而且,”它威胁性地总结道,“那些在圣保罗日报上做广告的人要注意,是不是?”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此外在墨西哥,奥夫拉多尔大幅削减了政府的媒体广告预算,并把预算削减的矛头指向改革报等批评政府的报纸。奥夫拉多尔针对改革报提出了未经证实的指控,称该报支持前任政府,并为秘密利益而服务。此举的意义在墨西哥尤为重要,因为墨西哥媒体往往依赖政府的广告才能生存。

对记者而言,墨西哥也是全世界最危险的国家之一。一位把媒体视为对手的总统不太可能把这一切变得更安全。

利用国家来惩戒采用不讨好编辑路线的特定媒体是独裁者的权限。将报纸订阅、媒体广告和记者采访变成武器相当于对新闻、言论和信息自由发起攻击,而这显然严重威胁到民主政体。

举例来讲,统治委内瑞拉14年的雨果·查韦斯无情地攻击新闻界,企图破坏其公信力并将其描绘成人民公敌。通过强推他自己的叙事版本和为独立媒体创造一种敌对的环境,他成功地实现了“传播霸权。”

查韦斯的继任者尼古拉斯·马杜罗也采用了同样的策略。近年来, 超过50家报纸停止出版印刷版、降低出版频率(从日报变成了周报),或者大幅度缩减页数和印量,部分因为外汇管制阻碍进口新闻用纸。再加上直接政府压力(如诉讼)和经济崩溃(包括恶性通胀),导致委内瑞拉的自由媒体几乎全被摧毁。

查韦斯和马杜罗领导下的委内瑞拉受困于灾难性的经济政策、大规模腐败和无所不在的裙带关系绝非巧合。今天,委内瑞拉已经成为彻底的独裁政权,拘禁政府的政治对手,抗议者也面临残酷镇压。

因此,委内瑞拉已成为一个客观教训,证明为什么不应轻视特朗普、波索纳罗和奥夫拉多尔等人对新闻媒体的攻击。所有被清洗和被照顾的新闻媒体均应发起反击,包括以寻求国内和国际法院颁发禁止令的方式。记者和包括学术协会在内的其他人士可以在地方一级采取行动,旨在捍卫公民和媒体的自由和权利。

非政府组织也可以出一份力,不仅可以毫不含糊地表示反对,还可以搜集并公布媒体自由的有关数据。民间社会理应为大声捍卫媒体做出贡献,民众必须与媒体及其捍卫者站在一起。

自由媒体的敌人也是民主的公敌。我们不能说没有收到过他们的警示。

https://prosyn.org/8z5O8NK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