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勇敢接纳新细胞?

伦敦——英国人类受精和胚胎学管理局(HFEA)正在进行公共咨询,以了解人们对旨在防止因被称为线粒体的细胞结构发生突变而导致遗传不治之症的备受争议的新型医疗程序的看法。研究的支持者称反对这项研究就是反对挽救儿童生命和阻碍科学发展。但这种观点忽略了辩论中的一个关键因素:这项技术将造成遗传改变并永久传递给子孙后代。

线粒体是为细胞提供能量的“电池”,含有细胞核外全部的遗传物质——线粒体共包含37种基因,约占人类基因构成的0.2%。由于从母亲处继承的卵子是上述基因的载体,新技术意在使用未发生线粒体突变的健康女性捐赠者的卵子来取代基因突变的母亲的线粒体。这将导致胚胎包含来自三方的遗传物质——孩子的父亲、母亲和卵子捐献者。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因此真正的问题在于公众对跨越原有医疗界限,并将通过改造人类生殖细胞(精子和卵子等生殖细胞序列,包含子女可以继承的遗传物质)传递给子孙后代的不可逆转的遗传改变作何感想。

尽管线粒体研究用心良苦,但国际社会对跨越这条界线后果的担心却日渐增长。其实,不仅全球绝大多数政府和科学家无法接受对人类生殖细胞进行改造;包括英国在内的40多个国家都明令禁止这种作法。美国、加拿大、德国、以色列和其他地方的专家因此对英国单方面违反共识可能导致的结果持批评态度。

线粒体突变可能造成癫痫、肝功能衰竭、糖尿病和心肌病变等严重后果。但预计此类突变影响的人数比例为二百至四百分之一,基因突变在多数情况下不会造成严重的疾病。因为有害变化往往频率很低,还因为单个细胞也可以同时包含突变线粒体和正常线粒体,人们普遍认为只有五千至万分之一的人将受到线粒体疾病的影响。

尽管罹患此类疾病的概率较低,但威康信托基金(一家致力于改善人类和动物健康的机构)最近向纽卡斯尔大学科学家捐款400万英镑(合650万美元)用于线粒体研究中心的建设。在2010年论文中,科学家们报告在采用人类受精卵(单细胞胚胎)的一项技术(该技术经过改良仅包含健康线粒体)中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但受精卵成功进入下一阶段的比例仅有8%。

尽管如此,2011年由科学家和出资人组成的联盟向前英国卫生大臣安德鲁•兰斯利呈递书信要求修改监管规则,以便“一旦取得充分的临床证据”即允许将新技术运用于临床治疗。该联盟背后有影响力的团体——包括英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研究理事会和威康信托基金称“看似在不远的将来即可将研究成果运用于临床治疗”。

但“治疗”并不意味着帮助现有患者。相反,这项技术能使一小部分罹患线粒体疾病的妇女(英国每年仅有约10-20人)降低其子女继承相关基因突变的可能性——但同时还要付出可能造成严重潜在后果的代价。

除国家法律外,欧洲理事会《人权和生物医学公约》(英国尚未签署此项公约)等国际条约明文规定禁止对人类生殖细胞进行基因改造。对这项禁令最简单的解释是因优生学所引发的道德厌恶,优生学是一门改善人口基因构成的伪科学,该学科曾于二十世纪上半叶在西方红极一时,后因被纳粹用作理论基础而蒙羞。

与优生学不同,线粒体基因改造的支持者仅仅希望让子孙后代免受致命疾病的困扰。但批评者们担心对线粒体进行基因改造可能造成的后果。毕竟破除道德和法律障碍进行永久性的基因改造将加大阻止利用这项技术治疗非致命疾病、甚至提高认知或竞技能力等各项综合素质的难度。

但更迫切的威胁是任何形式的生殖细胞基因改造都有可能造成长期的永久性损害。英国人类受精和胚胎学管理局自身的专家组报告线粒体技术的安全性还远未在当前的使用者身上得到证实。根本没法预测这对他们的后代意味着什么。

按照牛津大学线粒体研究专家乔安娜·波尔顿的说法,在对可能产生的后果知之甚少且存在合理替代方法(比方说由未受线粒体疾病影响的女性捐卵或在胚胎植入前开展基因诊断)的情况下进行相关治疗并不妥当。她说“在胚胎植入前诊断不起作用且严重影响婴儿的风险高到或许值得尝试新技术的情况下,不愿使用捐献卵母细胞(卵子)的家庭少之又少。”

其实线粒体研究已经开始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比方说美国俄勒冈州的科学家最近发现他们处理过的人类卵子出现异常受精现象。由于有缺陷的卵子会自然流产,这项技术需要的卵子数量比预期更多——这可能会威胁到卵子捐赠者。事实上,研究小组在研究过程中使用由七名妇女捐赠的106枚卵子,其中有一名妇女捐卵28枚,这可能过度刺激卵巢,由此带来危险甚至致命的后果。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像一切人类努力一样,科学也有可能铸成错误。生殖细胞基因改良可能造成错误永久化。主张进行线粒体研究的英国科学和慈善组织对使得他们“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宽容的法律规则引以为傲。但子孙后代完全可能对人类生殖细胞基因改良产生完全不同的看法。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