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廉价时装的高昂成本

发自牛津——我坦白:我也做过那种事。跟大多数西方女性一样,我隔一段时间就会做一次,而且每次都有种负罪的快感。我承认在如此摄人心魄的诱惑面前,一个人是很难去服从自己的良心的。

当然,我说的是那些廉价的潮流服装。我会去逛Zara,还有Hampamp;M,如今我正在英伦消夏,自然也会光顾那些迷人的Primark连锁店——抢购那些“有型有款”,穿过就扔,而且便宜得令人难以置信的时装。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我已经购衣成瘾,我必须与之对抗——跟所有女性一样。

这些服装零售连锁店雇用优秀设计师参与设计,推出一系列穿过就扔的新潮服饰,并因此改变了时装的形式。这场进化解放了西方女性,在过去的那段黑暗的日子里,一切都陷入了某种死循环:时装工业专横地定义何为流行,迫使妇女们花费巨资来更新自己的衣橱,谁知过一段时间后又突然宣布她们的整套装束已经完全过时了……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而走进这些大规模生产的时尚大卖场,西方女性能欣然而惬意地找到今夏必备的80年代复古碎花无袖吊带小背心——到明年此时这个款式肯定会显得土气十足——标价仅仅12美元。这样她们(也就是我们)就可以花钱配置一些不易过时的经典款式,再根据心情搭配一些廉价且过时即弃的潮流时装。

这些商店同时还缓解了我们的某种精神困扰,由于女性是作为采集者而进化的,因此这种大肆购物的行为可以在女性脑部形成持续的快感——而且无需为行为过后的超支而感到沮丧。

然而这套解放了西方女性的系统其实上是构筑在发展中国家妇女的血汗之上的。试问Primark及其竞争者们如何令到这些在西方购物广场和潮流大街上售卖的时髦服装如此廉价?答案就是压榨那些孟加拉、中国、海地等国的妇女。

众所周知,廉价的服装通常都是在血汗工厂里生产的——而且工人往往是女性。我们也知道——也必须知道——全世界血汗工厂里的女工通常都被封闭在厂区之内,隔好长一段时间才能上一次厕所,还可能遭受性骚扰,工会活动也遭到破坏,还得忍受其他形式的侵犯。

但正如我们不愿正视所有家庭问题那样,西方女性也选择对这一事实视而不见。事实上,美国人曾经对来自血汗工厂的大学T恤衫予以声讨,迫使生产商采用更为公平的生产方式,而主要由女性消费者主导的针对咖啡制品的声讨,则促成了各大超市的“公平贸易”采购行为。而更加富裕的女性也有着声讨血汗工厂的光荣历史:在维多利亚时代,贫苦妇女为了一种给富裕妇女绣花的“针头贸易”而逐渐致盲,直到一部分消费者对此表示了反感才迫使贫困妇女的工作状况得到了改善。反过来,当今并没有一些由发达国家妇女所领导的大型运动来制止由微利生产商所做的剥削行为——即便我们手里的金钱就是迫使这类生产商改变行为模式的最佳利器。

原因很简单:我们喜欢这种模式。

但要维持这种“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已经越来越难了。值得称赞的是,那些发展中国家的妇女——世界上受剥削受压迫程度最严重的妇女——已经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比如《金融时报》在6月23日就载文披露“在数万名劳工发动持续数日的暴力示威,要求提高工资之后…….数百家为Marksampamp;Spencer, Tesco, Walmart和Hampamp;M供货的孟加拉服装厂在警方的严密保护下重开。”近千名防暴警察对示威工人发射了橡胶子弹和催泪弹,数百人受伤,但没有人因此退缩。

在孟加拉服装产业中工作的两百万人中绝大多数都是女性,而她们则是世界上薪水最低的制衣工人,每月到手的只有区区25美元。如今她们要求将工资上涨三倍到70美元。她们的代表一针见血地指出:在目前的薪酬水平下,她们根本就无法养活自己和家人。

经济学家预计孟加拉的罢工骚乱将逐渐升级,而在越南,《金融时报》引述一位投资银行家的话说这些国家的制衣女工的薪酬“低得无法持续”。

而虽然那些工厂已经重开,但孟加拉政府正在考虑调高最低工资标准。如果这能实现的话,世界上其中一支遭受压迫的合法劳动力将取得一场重大胜利——虽然目前主要还是象征意义上的,但也足以激励世界上其他制衣女工奋起争取自己的权利。

作为西方���性,我们必须挑战自己,正视上述事件,并想方设法改变自己的消费模式。对那些公开遭受系统性,全球性且任意的性别歧视的女性给予支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大多数人如今也不会遭受类似的歧视。那么让我们转而支持一个公平贸易的经济模式,拒绝在那些受到反不公平雇佣运动人士锁定的商店购物(更多信息,请查阅http://www.worldwatch.org/node/1485)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如果全世界那些遭血汗工厂奴役的女工能赢得这场关键的胜利,那么Primark货架上那些时髦服饰的价格将有所提高。但原来的价格已经欠了那些无法为自己和孩子们提供温饱的妇女太多了。

只卖3美元一双的精致系带凉鞋?这个价格——考虑到人工成本——实在是低得离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