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hart41_Mamunur Rashid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bangladesh poverty Mamunur Rashid/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暂缓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债务偿付

发自剑桥—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广泛传播,经济瘫痪和失业接踵而来。而疫情对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影响可能要比我们在中国,欧洲或美国的所见所闻严重得多。目前也无法指望它们能够按时偿还自身背负的债务——不管是对私人或官方债权人。

由于医疗卫生体系薄弱,实施财政/货币刺激能力有限以及社会安全网不完备(或不存在),各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当前不仅处在一场人道主义危机的至暗时刻,还身陷一场堪称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之中。这些经济体的大部分成员都在过去几周中遭遇了资本外逃,而新一轮主权违约潮则几成定局。

我们一直呼吁尽快暂缓所有发展中或新兴主权债务人(那些偿付能力良好的除外)的债务偿付,而这一做法其实与允许家庭,小型企业和市政当局延期偿还债务的举措存在诸多相似之处。

而这种要求如此迫切的原因在于发展中国家的隔离状况与发达国家南辕北辙。在圣保罗,孟买或马尼拉的贫民窟中,隔离可能意味着与另外十个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食物或水的储备都不足,同时只能拿到很少(甚至完全没有)工资补偿。参照过往经验,由疫情导致的供应中断可能很快会引发食物短缺。

已有90多个国家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快速融资工具和世界银行递交了紧急拨款申请。而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甚至都还没到疫情最严峻的时候,要等到今年晚些时候才能见分晓。

一旦发生这种状况,直接产生的人道和经济影响将超越疫情对全球贸易和商品价格的冲击——后者已经让许多新兴经济体深受其害。据世界贸易组织估算,2020年全球贸易量将下跌13~32%。各产油国(以及更多的初级大宗商品生产国)一直在遭受沙特和俄罗斯原油价格战的折磨,致使其主权信用评级纷纷遭到下调。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YA-Magazine_Promo_Onsite_1333x1000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is almost here, and available only to Digital Plus or Premium subscribers.

Subscribe now to secure a print copy of the magazine, as well as digital access to all its content, including exclusive insights from German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Annalena Baerbock, US Treasury Secretary Janet Yellen, Nobel laureate economist Joseph E. Stiglitz, and more.

Subscribe Now

对此那些世界上最大型经济体的领导人们必须认识到,只要疫情继续肆虐,我们这个全球化的世界就难以恢复“常态”。而对于债权人(无论是官方还是私人)来说,要求那些国家从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斗争中抽出资源来偿还债务也是一种短视之举。

放任全球性萧条深入恶化和延长是一个非常冒险的提议。在1980年代中段的低潮时期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约占全球GDP的18%(以美元计);而今年这一比例已经上升为41%(如果按购买力计算的话则为60%)。

因此我们建议立即暂缓所有主权国家——信用AAA级主权国家除外——的外部债务偿付。 在此的“外部”指的是在外国法院辖区内发行的债务(通常是在纽约或伦敦),而根据国内法律发行的债务将由各国自行处理。为了让这种债务减免措施真正落到实处,它必须涵盖来自多方面的债务,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多边贷款机构,主权债权人(巴黎俱乐部成员和中国)以及私人投资者。

许多国家的债务最终都需要重组;除了协商一致实施部分违约之外别无选择。但法院和多边贷款机构在处理大量债务违约方面的能力就跟医院面对超出其治疗能力十倍的病人时一样差劲。因此暂缓偿付或许能在其中提供必要的过渡,在最佳情境下甚至可以防止某些违约事件的发生。

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料理债务危机国方面拥有丰富经验,也在近几年间日益认识到部分违约往往是唯一现实的选项,这一点在我们早先有关外债的研究中已经强调过了。而巨大的悲剧则在于欧元区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未能找到一个优于希腊方案的手段去重组南欧地区债务——也是我们当时强烈主张的一个行动方针。而试图在一个高度不规律的时期强制实施规律性的债务偿还只会导致一场比原本更深刻也更持久的衰退。

当然,暂缓债务偿付需要美国的参与(该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拥有实际否决权),同时也必须要有中国加入。

在过去二十年间,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向中国申请贷款(这些贷款通常附带抵押且参照市场利率)。尽管中国现在已经是40多个国家的主要以及另外好几十国的重要债权国,但该国至今仍然拒绝加入负责协调主权债务重新安排事务的巴黎俱乐部,并坚持奉行自己的双边不公开行事方式。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如果美国和其他主要参与者认定暂缓偿债符合其国家利益,那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其实拥有足够能力和专业去进行协调。而私人债权人除了在短期内进行合作外其实没有太多的选择。无论如何许多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很快都会停止偿还债务,而世界则需要在这个问题来临之前准备好应对方案。

https://prosyn.org/5vgz78C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