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hs355_STR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natoukraine STR/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如何保护乌克兰的主权

纽约—乌克兰的西方朋友们声称,它们通过捍卫其加入北约的权利来保护这个国家。反之亦然。为捍卫某种理论权利,它们提升了俄罗斯入侵的几率,从而危及了乌克兰的安全。可以通过与俄罗斯达成外交协议来更有效地捍卫乌克兰的独立,这份协议保障乌克兰作为非北约国家的主权,类似于奥地利、芬兰和瑞典(上述所有国家都是欧盟成员国,但都不是北约成员)。

具体而言,俄罗斯将同意从东乌克兰撤军并在乌克兰边境附近遣散;而北约将放弃向乌克兰东扩,前提是乌克兰尊重俄罗斯安全利益且俄罗斯尊重乌克兰主权。达成这样的协议完全可能,因为这是符合双方利益的安排。

可以肯定,那些鼓吹乌克兰加入北约的人认为这样的协议非常幼稚。他们指出,是俄罗斯于2014年入侵乌克兰并吞并克里米亚, 而目前的危机爆发是因为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集结了超过100,000军队,威胁发动新的入侵。克里姆林宫也因此违反了1994年布达佩斯备忘录所规定的条款,其中俄罗斯承诺尊重乌克兰的独立和主权(包括对克里米亚),以换取乌克兰交出其在苏联解体后所继承的大量核武器装备。

尽管如此,俄罗斯有可能接受并尊重一个中立的乌克兰。迄今为止,还从未提出过乌克兰获取中立地位的建议。2008年,美国提议邀请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上述建议自那以后在该地区就备受关注。法国、德国和其他许多欧洲国家政府将美国此举视为对俄罗斯的挑衅,阻止联盟立即向乌克兰发出邀请;但在与乌克兰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北约领导人又明确表示,乌克兰“将成为北约成员。”

从克里姆林宫的角度看,北约在乌克兰的存在会直接威胁到俄罗斯的安全。苏联的大部分治国之道都是为了在俄罗斯和西方列强之间构筑一个地理缓冲带。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一直强烈反对北约东扩进入前苏联集团。诚然,普京的推理反应了冷战思维的延续;但这种思维的延续并不是俄罗斯单方面的事情。

冷战的标志是一系列地方和区域代理人战争,以确定建立对自身有利政权的是美国还是苏联。虽然战场在世界各地不断转移——从东南亚、中亚到非洲,西半球和中东——但战争的血腥却始终不变。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但自1992年来,美国领导或支持了多数谋求政权更迭的战争,在苏联解体后,美国开始自视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北约部队于1995年轰炸波斯尼亚、1999年轰炸贝尔格莱德,2001年入侵阿富汗,2011年轰炸利比亚。美国于2003年入侵伊拉克;2014年,它公开支持乌克兰爆发的抗议活动,目的是推翻该国执政的维克托·亚努科维奇这位亲俄总统。

当然,俄罗斯同样进行了政权更迭活动。2004年,俄罗斯插手乌克兰,通过恐吓和选举舞弊为亚努科维奇提供协助。乌克兰国内的机构和群众抗议最终阻止了上述行动。俄罗斯还继续在其周边地区强制建立或支持友好政权,最近的例子是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两国现在已完全位于普京的控制之下)。

但俄罗斯和西方之间有着相互敌视和不信任的悠久传统。纵观其历史,俄罗斯一直害怕并实际忍受着来自西方的一再入侵,而欧洲人则同样害怕并忍受着来自东方俄罗斯的屡次扩张主义行动。这个传奇历史悠久、充满了悲伤和血腥。

如果双方都发挥政治才能,那么在苏联解体后平息这种历史性仇恨完全有可能。20世纪90年代上半叶还存在这样的机会,但却最终没有被抓住。北约开始东扩发挥了作用。1998年,资深美苏关系外交家兼历史学家乔治·F·凯南既有先见之明,又抱有悲观态度。“我认为[北约扩张]是新冷战的开始,”他。“我认为俄罗斯将逐渐做出相当不利的反应,而这将影响他们的政策。我认为这是个悲剧性的错误。”1994~97年担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威廉·佩里对此表示赞同,佩里甚至曾经考虑过就此问题从比尔·克林顿总统的内阁中辞去职务。

事已至此,双方谁也不能再假装无辜。与其装出一副一方是圣人而另一方是罪人的模样,采取何种措施才能实现双方和更广阔世界的安全应当成为所有人的关注。历史表明,最好让俄罗斯和北约部队保持地理上的分离,而非跨越边境直接对抗。当美国和苏联军队在短距离内直接对抗——如1961年的柏林和1962年的古巴——欧洲和全球的不安全隐患达到最高。在这种悲惨、威胁世界的情况下,柏林墙的修建尽管极其悲剧,但却起到了稳定器的作用。

今天,乌克兰的主权及欧洲和世界的和平,而非北约在乌克兰的扩张,更不是新墙,理应成为我们的首要关注。如果北约停止向东扩张,以换取俄罗斯从乌克兰东部撤军并沿乌克兰边境遣散部队,乌克兰本身就会安全得多。按上述原则开展外交活动,在欧盟和联合国的支持下,非常有必须。

https://prosyn.org/jWy1T7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