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肺结核前线

柏林—这个十年是肺结核斗争大有进展的十年。我们也许可以达到2015年将肺结核感染率和死亡率在1990年水平的基础上下降一半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至少十几种新疫苗和药物候选已进入临床试验,世界卫生组织也支持一项被称为GeneXpert的新诊断测试。

考虑到在20世纪末,自满曾让肺结核新干预疗法的研发陷入完全停顿,这一进步尤其重要。目前使用的肺结核药物是1950—1970年间开发出来的。事实上,Bacille Calmette–Guérin(BCG)疫苗问世已近百年,而使用最广的诊断测试——用显微镜检测痰中的细菌数量——更是拥有130年的历史了。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毫不奇怪,这些工具的效力已有所减弱。目前的疫苗可以防止婴儿患上严重肺结核,但对于所有年龄群体最常见的肺结核并无作用。显微镜观测的出错率也有近一半。

我们喜欢将肺结核视为过去的顽症。事实上,每年都有九百万人发病,致死率高达五分之一。这意味着结核杆菌是仅次于艾滋病毒的第二号微生物杀手。

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都带有肺结核病原体,但只有十分之一会发病。坏消息是,病原体携带者会终生携带病原体。当他的免疫系统变弱时,肺结核就会爆发。随着20世纪80年代出现了艾滋病毒(它会削弱免疫系统),肺结核也重回人间,并成为艾滋病毒携带者第一大致命病因。大约1500万人同时感染艾滋病毒和结核分枝杆菌(肺结核的最常见病原体)。

此外,结核杆菌擅长阵地战,对常规抗生素和接种方式具有抗药性,对药物敏感性的诊断和确认也具有拖延作用。通常流行病总是突然出现,快速传播并造成大规模恐慌,而肺结核传播缓慢,但会维持几万年,耐心地等待新机会。

治疗肺结核至少需要三种药物,服用至少六个月。与用抗生素治疗(比如)泌尿系统感染相比,后者最多只需几周便可治愈。结果,肺结核药物治疗完成率极低,这为多重耐药性(MDR)肺结核的出现创造了条件。MDR肺结核已不再能够用常规治疗方案治愈。大约5000万人携带者MDR结核杆菌。

治疗MDR肺结核仍是可能的,但费时费力,大约需持续两年,使用的药物也比常规药物药力更低、副作用更猛,所花费用也要高出十倍。尽管这一成本在发达国家可以纳入医保,但穷国就无力承担了,这意味着这类肺��核得不到(有效)治疗。

此外,有85个国家诊断出了超级耐药性(XDR)肺结核(几乎不可治愈)。事实上,手术切除受影响肺部已成为许多XDR肺结核高发地区的治疗手段。欢迎回到前抗生素时代!

因此,问题不在于我们是否需要新药、新疫苗和新诊断法,而是它们什么时候能成为现实。新的GeneXpert测试不仅能诊断肺结核,还能同时诊断MDR肺结核,这意味着它能迅速引导充分治疗并防止接触感染——名副其实的突破。不幸的是,这一测试十分昂贵和复杂,不是一般穷国负担得起的。

其他许多药物——有些是新药,有些是改良药——已进入临床试验的最后阶段,其中一种新药已被美国监管者批准用于MDR肺结核治疗,虽然其临床试验尚未完成。但第一种进入效力测试的潜在疫苗最终以惨败收场。因此,过去十年的好消息也仅仅是一丝希望的曙光。

前路仍然漫长,加速新药品和疫苗的研发离不开增加资金支持。不幸的是,开发新肺结核干预方法的私人部门激励太弱了。必须依靠新的新方法,如公共研究机构和私人企业的合作。我们需要对大部分潜在高效药品和疫苗进行临床测试,也需要重新规划蓝图,构想新的策略。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目前,每年用于肺结核研发的资金大约在5亿美元。但年资金需求量高达20亿美元。这个数字或许看起来高得不切实际,但和全球1600亿美元的医疗相关研发资金相比并不多。更重要的是,肺结核带来的经济负担高达每年200亿美元——如果将人力资本损失也包括在内还会更高。

如果我们选择继续承受这些损失,那么不如省点短期资金。但是,更明智的做法是在今天投入必要的投资,从而避免明天更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