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脊髓灰质炎英雄

西雅图—世界在遏制脊髓灰质炎方面的进步也许是全球卫生事业中保守最好的秘密。事实上,我的2015年英雄正是战斗在遏制这一疾病最前线的男性和女性。

1988年以来,全世界每年发生的脊髓灰质炎病例下降了99.9%以上。曾几何时,这种疾病每年都会导致大约350,000儿童瘫痪;而在2015年,脊髓灰质炎致瘫病例只发生了不到100例。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此外,2015年还标志着我们消灭这一致瘫病因的又一重要里程碑: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非洲一整年都没有发生一例小儿麻痹症。

但我常常因为听说有这么多人不了解这一令人刮目相看的进步而感到震惊。

成就属于由众多人组成的国际联盟:将消灭脊髓灰质炎作为国家重点的领导人和资助打击这一疾病的出资者。比如,来自阿联酋的支持对于为巴基斯坦——以及阿富汗,它们是仅有的两个尚未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国家——儿童提供疫苗至关重要。

但如果没有志愿者和一线卫生工作者的参与——有时他们需要冒生命危险——以确保每一个儿童都能获得保护,我们在过去三年中所目睹的进步就不可能实现。他们趟洪水,翻险山,在一些全世界冲突最严重的地区工作,因为这些“最美”个人的努力,1,300万儿童得以在今天活下来并且能够走路。

因此,我十分骄傲,盖茨基金会与阿联酋联手授予这些令人鼓舞的人士根除脊髓灰质炎英雄(Heroes of Polio Eradication,HOPE)奖。阿布扎比王储穆罕穆德殿下将亲自出席颁奖典礼,来到颁奖现场也是我最近的中东之旅中最令人振奋的事件。

很荣幸能够与获奖者见面并庆祝他们出色的工作。获奖者包括弗里达(Freeda),她是一位巴基斯坦俾路支妇女卫生工作者(Lady Health Worker),15年来,她穿越俾路支省危险丛生的各个角落支持消灭脊髓灰质炎计划。去年弗里达受伤,她的一位家人也在接种途中遭遇袭击身亡。但她帮儿童接种的志愿从未摇摆。

阿塔·乌拉(Atta Ullah)是巴基斯坦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的一位社区领袖兼活动家,他动员地方领导人的支持和卫生工作者参与消灭脊髓灰质炎的活动。他还致力于批驳关于脊髓灰质炎疫苗的错误认识和谣言。

我多年前便已经与第三位获奖者在尼日利亚碰过面。他是米斯巴胡·拉万·迪迪(Misbahu Lawan Didi)。很高兴再次见到他,并看到他的努力获得承认。他本人亦是脊髓灰质炎幸存者,他建立了麻痹儿足球比赛,该创新计划旨在为3,000名半瘫痪儿童重塑自立能力和自信。

家下来是康斯坦特·德杜(Constant Dedo),他是世界卫生组织尼日利亚脊髓灰质炎顾问,在南苏丹、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和阿富汗工作了近十年。康斯坦特的故事是为消灭脊髓灰质炎而献身的真实写照之一。在驻巴基斯坦工作期间,康斯坦特遭遇枪机,需要动大手术,但他仍坚持工作。

最后我们要把奖励授予比比·马里卡(Bibi Malika),她不但是消灭脊髓���质炎的重要支持者,也是一位社区领袖和她所在的阿富汗赫尔曼德省极偏远地区医学知识的传播者。她是她所在地区妇女的榜样。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谨向所有这些了不起的个人致以我个人的敬仰和感恩。感谢他们的努力——以及其他数十万和他们一样的人的努力——我们距离消灭脊髓灰质炎已经只有一步之遥。现在,我们需要完成这一任务。

我很乐观,我们很快就能实现这一目标。通过努力与这种疾病搏斗以及阿联酋等国家的慷慨解囊,这绝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那一天,当我们汇聚一堂庆祝脊髓灰质炎的末日时,世界会知道,没有这些英雄根本无法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