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战胜Konzo

东兰辛,密歇根—从艾滋病到黄热病,太多可预防的疾病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撒哈拉以南非洲。但根除这些疾病需要理解这些疾病,需要资金、教育、政府支持、计划,以及社区乃至全世界对解决问题的兴趣。

以一种大部分人从未听说过的可预防疾病为例。这种疾病叫做konzo,一种永久性、不可逆的上层运动神经元失调病,这种病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农村很常见,该地区以一种较苦的木薯类植物为主食。如果食用了处理不当的木薯块茎,就会得这种病。通常,处理木薯需要把它们浸在水中直到发酵,然后在太阳底下晒干,从而让其中的生氰物质分解。Konzo病每一次发作,都会导致数十万农村地区的人受到影响。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Konzo病在民主刚果、中非共和国、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尤其普遍,并且通常在经历了旱灾和冲突、粮食比较匮乏时爆发。女性和儿童受影响最为严重,特别是在经济困难期他们最难获得肉类、豆类和其他含硫氨基酸来源的时候。含硫氨基酸可以帮助肝脏分解体内的氰化物。

其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世界卫生组织把konzo定义为走路或跑步时的可见的痉挛性异常;健康人会在一周内发病,然后进入非演进性过程;膝盖或脚踝颤抖会加大,但无脊椎疾病信号。

Konzo的严重性有好几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1996年的分类,当病人行走一般不需要辅助时,可以认为症状较轻;需要用一到两根拐杖或支撑物时可以认为中度症状;当病人只能卧床或无法在没有支持的情况下行走时便是重症。

由于konzo最初被归类为纯粹上层运动神经疾病,仅限于中枢神经系统的运动路径,因此认为其对认知的影响极小。但后来电生理学证据证明,konzo也可以影响更高层次的大脑功能。我的同事和我在记录konzo对儿童神经认知的伤害时还注意到,即使未得konzo的儿童,如果生活在被konzo影响的家庭中,也会出现亚临床症状,这是在他们在更专业的记忆和学习的神经认知测试中的表现的基础上发现的。

这些微妙症状可能构成有利于konzo病的条件,形成了一个儿童正在接近konzo病门槛的警告信号。因此对受konzo影响的家庭和社区的儿童的神经认知影响的记录便十分重要,甚至比确保依赖于生氰含量较高的苦木薯地区的粮食安全更加重要。

在这方面,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所支持的研究已经帮助开发出了无毒高产的木薯。这些转基因种株在相当退化的土壤中也可以存货,因此人们不再需要吃毒性较高的品种。

但传播这些更安全种株十分困难。Konzo影响地区缺少农业、教育和公共卫生能力和基础设施,因此无法推进必须的变化。同理,这些地区也无法实现主食多样化,纳入小米、玉米和大豆等较安全的作物。

由于konzo造成的神经伤害无药可医,因此与konzo的斗争必须以预防为中心。这意味着需要继续说明新木薯种株和其他主食的好处,但最重要的仍是教育人民,特别是农村妇女,让他们知道食用未处理木薯的危害,并教会他们如何安全地处理木薯。我们可以利用恰当的社会营销——就像在防艾滋病教育中那样——让这些信息通过社交网络、移动电话、广播和电视传播。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平心而论,受影响地区的社区早已开始遵循安全、传统的做法。但他们也许不知道这样做为何重要,也不知道不这样做的后果。特别是在动乱和粮食紧缺时期,将去皮块茎在水里浸三天等待其发酵、再花一天晒干似乎是一种不可承受的奢侈。并非如此。

数百万人有罹患konzo病的风险,其爆发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神经伤害可能并不严重,但它是持久的。我们知道如何预防它,因此我们有义务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