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非洲粮仓

基加利—在1945年首个世界粮食日上,全世界人民庆祝联合国粮农组织成立、第一个消灭饥饿的全球合作计划启动。今年,在第70个世界粮食日上,各国在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之一要求在2030年消灭饥饿和营养不良,并建立恢复力和可持续性更强的粮食体系——的引领下动员起来。这一目标可以实现吗?

世界人口增长迅速(到2030年预计将达80亿),气候变化的影响日益明显,适耕土地面积不断萎缩,不可否认,实现这一目标是一项艰巨的挑战。但对非洲而言——非洲拥有全世界60%的适耕土地和有利于巨大的作物多样性的气候——努力实现这一目标是一次确保非洲人粮食安全、通过成为主要粮食出口市场提振经济的良机。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尽管许多非洲国家近几年来经济快速增长,但农业部门仍处于停滞状态。事实上,非洲农业仍由小农主导,他们无法获得提高生产率的技术,主要集中于少数产品,与市场、制造业和更广义的经济联系也不太密切。除了不利于粮食安全——非洲仍是主要粮食进口市场——农业生产率水平低下还导致了顽固的农村贫困,虽然许多非洲城市已经出现了中产阶级。

非洲能够也应该成为世界的粮仓。但要实现这一愿景——并且以环境可持续的方式实现这一愿景——非洲农业部门需要经历一次真正的转型,提高资本投资、大幅增加作物多样化、改善与欣欣向荣的城镇消费市场的连接。此外,非洲还必须开始制造更多高增加值粮食产品以供内需和出口,特别是需求正在增加的印度和中国等国家。

从欧洲和北美到东亚和拉丁美洲,农业进步都被证明是工业发展和生活水平提高的关键先行指标。非洲还有额外的优势:它有用其他地区在处于农业发展的这一阶段时所没有的技术,包括成本���廉的离网太阳能、土壤性质地图、规范用水、确保农民能够获得准确的价格信息等。

而创新已经开始。比如,卢旺达正致力于将农业支持与更广义的服务(如电力和教育)联系起来。卢旺达农村社会正在率先尝试农业规划的参与式决策结构和解决种植户之间纠纷的冲突解决机制。

要刺激农业创新和现代化,政府必须确保农民牢牢获得土地权利,从而形成进行必要投资的激励。挑战在于一个事实:在非洲许多地方,土地是共有的,一个村子里几乎所有村民都拥有某些耕地的传统权利——这一制度有助于防止农村地区的失地和赤贫。因此,让土地占有情况与现代商品农业更加相容的改革必须对地方传统十分敏感,并尊重社区和传统小农的所有权。

当然,农业发展可能存在严重的影响整个经济的陷阱,必须小心行事。比如,科技带来的生产率提高降低了低头劳动所需工人数量,因此,促进价值链其他部分的就业和管理农村向城市移民的战略就变得更加关键了。

非洲农村人口大多处于半失业状态,因此实施这样的战略刻不容缓。幸运的是,非洲有大量教育程度越来越高的年轻人口,他们大多对繁重的自给农业兴趣不大,对参与农业和其他部门中所出现的附加值更高的岗位做好了准备。

农业发展的另一个潜在陷阱是环境破坏,包括土地退化、土壤营养流失、过度用水和水污染。在这方面,非洲也得益于其他地区处于农业发展的类似阶段时所无法获得的经验的知识。通过引进其他国家的最佳实践——并避免它们的错误——非洲可以发展出适合非洲的条件的环境可持续的农业体系。

这一体系必须着重强调保护生物多样性、阻止非洲大陆出现单作,因为非洲是全世界不少最丰富的生态系统的所在地。气候变化考虑——包括遏制和适应的预期成本——必须成为农业升级(包括相关基础设施)过程的核心。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后,每个国家都必须自主决定自身的农业发展过程。但合作——哪怕仅仅是交换思路和模仿最佳实践——大大有助于这一过程。因此,明年3月,基加利非洲转型论坛(African Transformation Forum)将召集非洲各国政府、商界、学界和公民社会领导人,讨论非洲农业转型接下来的实践步骤,以及如何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经济。

非洲的农业转型将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但非洲有潜力确保地区粮食安全、促进更广泛的经济发展、最终帮助养活全世界。我们有信心,非洲领导人能够应对这一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