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唐纳德·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挑战

坎布里奇—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战中,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构成自由世界秩序基础的联盟和机构提出了质疑,但他并未提出具体的新政策。也许他的胜利所引出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始于二战结束的漫长的全球化阶段是否实质终结。

未必如此。即使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和TTIP等贸易协定失败、全球化速度减慢,技术仍然在推动生态、政治和社会全球化——以气候变化、跨国恐怖主义和移民等形式——不管特朗普是否喜欢。世界秩序不仅只限于经济,而美国仍然是它的核心。

美国人常常误解我们在世界中的地位。我们在扬威论和衰落论之间摇摆。1957年苏联发射人造卫星后,我们认为我们衰落了。20世纪80年代,我们认为日本人有十英尺那么高。2008年大衰退后,许多美国人错误地认为中国已经比美国更加强大。

尽管特朗普在选战中大放厥词,但美国并未衰落。拜移民所赐,美国是唯一一个到世纪中叶仍不需担心人口下降的主要发达国家;其能源进口依赖正在下降而不是升高;它站在影响本世纪的重要技术发展的最前沿(生物、纳米、信息等);它的大学名列世界前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