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唐纳德·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挑战

坎布里奇—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战中,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构成自由世界秩序基础的联盟和机构提出了质疑,但他并未提出具体的新政策。也许他的胜利所引出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始于二战结束的漫长的全球化阶段是否实质终结。

未必如此。即使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和TTIP等贸易协定失败、全球化速度减慢,技术仍然在推动生态、政治和社会全球化——以气候变化、跨国恐怖主义和移民等形式——不管特朗普是否喜欢。世界秩序不仅只限于经济,而美国仍然是它的核心。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美国人常常误解我们在世界中的地位。我们在扬威论和衰落论之间摇摆。1957年苏联发射人造卫星后,我们认为我们衰落了。20世纪80年代,我们认为日本人有十英尺那么高。2008年大衰退后,许多美国人错误地认为中国已经比美国更加强大。

尽管特朗普在选战中大放厥词,但美国并未衰落。拜移民所赐,美国是唯一一个到世纪中叶仍不需担心人口下降的主要发达国家;其能源进口依赖正在下降而不是升高;它站在影响本世纪的重要技术发展的最前沿(生物、纳米、信息等);它的大学名列世界前茅。

许多重要问题将挤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日程,但其中一些问题最为重要——即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大国关系,以及中东动荡。强大的美军仍是解决所有这三个问题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保持欧洲和东亚军事平衡是美国影响力的重要源泉,但特朗普有一点是对的:控制民族主义人民组成的中东国家的内政将导致失败。

中东正在经历一系列复杂的革命,这些革命源于人为划定的后殖民地时代边界线、宗教派系斗争、以及联合国开发规划署的《阿拉伯人道发展报告》(Arab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s)中所描述的现代化迟迟无法实现。由此导致的动荡可能会持续数十年,并将继续培养激进圣战恐怖主义。欧洲在法国大革命后���荡了25年,外部势力的军事干预只能让局面更加糟糕。

但是,即使中东能源进口有所减少,美国仍不能放弃中东,因为美国在以色列、核不扩散、人权等问题上都有重大利益。叙利亚内战不仅仅是一场人道灾难;它也正在动摇整个地区和欧洲。美国无法忽视这些情况,但其政策应该是遏制,是通过推进和强化我们的盟友影响结果,而不是直接军事控制,后者成本既高,还可能适得其反。

相反,亚洲地区力量平衡使我们在那里大受欢迎。中国的崛起让印度、日本、越南和其他国家日益担心。管理(managing)中国的全球崛起是本世纪外交政策的重大挑战之一,美国跨党派的“融合但保证”(integrate but insure)双轨战略——美国邀请中国加入自由世界秩序,同时重申与日本的安全条约——仍然是正确方针。

一个世纪前,德国崛起(到1900年时已经超越英国)所引起的恐慌促成了1914年的大灾难,与此不同的是,中国在总力量上尚无法超越美国。即使其经济总量到2030年或2040年超越美国,其人均收入(衡量经济成熟度的更好的指标)仍将落后。此外,中国的军事“硬实力”和吸引力“软实力”也无法与美国并驾齐驱。李光耀曾说,只要美国保持开放并吸引世界人才,中国将“让你发财”但不会取代美国。

出于这些原因,美国不需要遏制中国的政策。唯一一个可以遏制中国的国家就是中国。当中国与掀起邻国的领土冲突时,它就遏制了它自己。美国需要开展东南亚经济项目,重申其与日本和韩国的联盟关系,并继续改善与印度的关系。

最后是俄罗斯,这是一个衰落中的国家,但其核武库仍足以摧毁美国——从而仍然是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潜在威胁。俄罗斯几乎完全依赖能源资源收入,属于“单一作物经济”,机构腐败,人口和卫生问题积重难返。总统普京对邻国和中东的干预,及其针对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网络攻击,虽然本意是让俄罗斯看上去重新强大起来,但从长期看只能让俄罗斯的长期前景更加恶化。不过,在短期,衰落的国家常常会更多地冒险,因此变得更加危险——1914年的奥匈帝国即是明证。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就形成了一个政治两难。一方面,抵御普京对1945年后自有秩序禁止国家动用武力从邻国攫取领土的规定的践踏十分重要。与此同时,特朗普正确地提出要避免完全孤立一个在诸多方面——包括核安全、核不扩散、反恐、北冰洋以及伊朗核阿富汗等地区问题——与美国利益重叠的国家。金融和能源制裁是威慑的必要条件;但美国必须与俄罗斯做交易,这样才有利于我们的一些真正的利益。掀起新冷战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美国没有衰落。特朗普最紧迫的外交政策任务是调整他的口风,向盟友和其他人保证我们仍将继续充当自由世界秩序的核心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