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英国退出的原因和后果

马德里—英国退出欧盟的前景是实实在在的。看起来,即将到来的欧洲理事会会议越来越有可能形成关于英国欧盟成员资格的条件的协议——这个协议将在英国选民举行公决(至早在几年夏天进行)前生效。

但是,不论怎样展开,英国和欧盟都需要仔细思考。毕竟,尽管双方彼此做出了保证,但没人知道公决结果会如何,更不用说如果英国选民选择离开欧盟该怎么办了。

公决是最紧迫的未知之事。过去的经验表明,当选民做出这类决定时,他们很少关注当下的问题。比如,在2005年欧盟宪法草案全民公决中,荷兰人关注的是欧元,而法国人担心被波兰水管工抢了工作。

到目前为止的信号表明,即将到来的英国全民公决也将遵循同样的模式,选民们更关注简单化的概念、偏见和情绪,而不关注务实考虑。目前,反欧盟阵营更受欢迎,他们的论调也更具煽动性。

从欧洲角度讲,这实在令人担忧。众所周知,英国退出将是对欧洲一体化的重大打击,可能导致已经岌岌可危的一体化进程分崩离析。但英国人也应该担心退出欧盟的后果,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问题在于大部分英国人不知道“英国退出”会带来怎样的动荡。除了对苏格兰独立运动、爱尔兰受难日协议(Good Friday Agreement)以及英国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外,还有其他与未来英国-欧盟关系有关的重要问题。许多支持英国退出的人搬出一些政策和监管规则——比如欧盟与加拿大和新加坡的自由贸易协定——胡乱拼凑出一幅身在欧洲之外的英国的图景。他们希望英国人相信,不但伦敦金融城将仍然是欧洲顶级金融中心,英国也能继续进入欧盟单一市场,甚至连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也能保留。

这完全是痴人说梦。尽管英国将保持其在防务和外交政策方面的强势国际立场,但其在投资和贸易协定的谈判能力——包括与占其贸易量的一半的欧盟本身的协定——将严重受损。非欧盟国家,如瑞士和挪威都有类似经验。事实上,欧盟领导人对于瑞士能够进入单一市场已经十分不满;很难让人相信他们会给予英国同样的待遇,尤其是在自己遭遇“打脸”之后。

有人说,英国退出可以仿照1985年格陵兰轻松退出欧洲共同体的谈判,这也是历史上唯一一次退出事件。但两者的环境大相径庭。30年前的欧共体规模有限,无法与今天强大的欧盟相比,正如格陵兰在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上无法与英国相提并论。

此外,格陵兰的退出之所以很容易,很大原因是因为它与欧共体成员丹麦的宪法联系,丹麦能够在欧洲机构中继续代表格陵兰的利益。英国则没有类似的保护人来充当“润滑剂”,退出欧盟公决后的谈判将是复杂而激烈的,可能耗时多年之久。

所有这些不确定性都会给企业和普通百姓造成损失。如果弄不清楚法律安排会是怎样,谁还会去英国进行长期投资?

要避免这一结果,欧洲理事会应该保证英国保留欧盟成员资格将得到媛媛更稳定的前景,同时证明欧洲的基本灵活性。目前,英国已经被允许不加入申根区和欧元区,其司法和内政也保持独立。欧盟已经证明了它愿意寻求向英国首相卡梅伦的要求作出合理妥协。

在一些领域,比如提高竞争力和改善监管,共识相对比较容易达成。在给予国家议会更大的欧盟立法指导作用方面也有可能达成一致,尽管卡梅伦提出的允许国家议会对欧盟法律亮“红牌”的建议走得太远了。

至于卡梅伦所要求的取消英国致力于“更加紧密的联盟”的条约义务,达成妥协的关键比较微妙。欧盟也许应该将其关注焦点从更深层次地整合成员国上转移到日益紧密地统一欧洲各民族上。

最后一个问题也许最为棘手:移民和福利问题。卡梅伦要求“暂停”四年在英工作欧盟移民的在职和儿童福利——许多人认为这一方针带有歧视性。对于这一让人高度焦虑的问题,一个可能能够促进妥协的方法是在这场讨论和关于发酵中的难民危机的争论中间画一条明确的界限。重点必须放在波兰人和拉脱维亚人身上,而不是放在叙利亚人身上。

1953年,丘吉尔说过一句名言:“我们和欧洲站在一起,但我们不属于欧洲;我们互相联系,但是不妥协。”如果即将到来的欧洲理事会形成反映这一情绪的妥协,那么英国退出可能得到避免,所有人都能从中获益。但是,公决临近,只有好的理想是不够的。幻想和操纵依然是英国争论的核心,而英国——以及欧洲——可能遭到当头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