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Nickelsberg/Getty Images

博茨瓦纳的死刑悖论

伦敦——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一个从来不乏发展挑战的地区,博茨瓦纳因其强劲的经济、稳定的民主和对法治的承诺脱颖而出。但有一项指标——即该国对死刑的支持——显示出博茨瓦纳的思想狭隘到惊人的地步。如果我所出生的国家想保住其作为非洲最自由国家的声誉,必须直面它与绞刑架的密切关系。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说法,绝大多数非洲国家都在放弃死刑。今天,允许死刑判决的非洲国家仅有十个,而真正执行死刑的非洲国家更是寥寥无几。富裕的内陆钻石出口国博茨瓦纳就是最主要的特例之一。在2017年的杀戮平息后,博茨瓦纳已经恢复对被定罪的杀人犯执行死刑;28岁的约瑟夫·特拉亚罗纳于今年2月被处决,而37岁的乌亚普·伯罗克则于今年5月被执行死刑

英国及罗马-荷兰普通法是博茨瓦纳法律体系——以及死刑基础的起源。根据该国的刑法法典,对谋杀的首选刑罚是绞刑。而虽然宪法保护公民的“生命权”,但按照“法庭判决执行死刑”而结束生命则是例外。

但博茨瓦纳与死刑的关系早于现行的法律法规。早在前殖民时代,被称为kgosi的部落酋长就对谋杀、巫术、乱伦和阴谋等罪行执行死刑。时至今日,人们还常常利用历史来为现状辨白。在2012年的一份判决中,博茨瓦纳上诉法院写道死刑“自无法追溯的远古时代起就一直存在”,而“取消死刑将违背公认的行为规范”。在特拉亚罗纳遭到处决后,政府甚至在推特上发表了一张时任总统伊恩·卡马的照片,并配以“死刑符合国家利益”的标题说明。

可以肯定,博茨瓦纳的死刑执行数量较之世界死刑大国相形见绌。 国际特赦组织去年记录在案的993起处决中有84%由伊朗、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等四个国家执行。上述执行总数还不包括中国,因为那里的死刑数据被列为国家机密,中国据信是全世界最大的死刑执行国。相比之下,自1966年独立以来,博茨瓦纳已经对大约50人完成了处决。但死刑的存在仍然是国家的污点,直到将死刑彻底废除。

据国际特赦组织统计,已有142个国家废除了死刑。在最近一次死刑调查中,该组织指出撒哈拉以南非洲是一座“希望的灯塔”,可以引领世界各国废除死刑。去年,肯尼亚积极采取步骤,终止了谋杀死刑的强制执行。几内亚则成为该地区彻底废除死刑的第20个国家。博茨瓦纳何时才能够仿效执行?

Subscribe now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full access to the Big Picture, unlimited archive access, and our annual Year Ahead magazine.

Learn More

博茨瓦纳此前曾一直充当人权问题的先锋。例如,2016年10月南非威胁退出国际刑事法庭后,博茨瓦纳的领导人为国际刑事法庭辩护并重申其对国际法的支持。而后在2018年2月,卡马最先打破非洲领导人的沉默,呼吁民主刚果共和国专制总统约瑟夫·卡比拉“交权。”同月,博茨瓦纳政府批评联合国安理会未能处理好叙利亚危机。

对死刑采取进步立场看似博茨瓦纳自由议程演进的自然步骤。但政府仅触碰深层次矛盾的国际法表明博茨瓦纳并没有受到改变路线的巨大压力。尽管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宪章世界人权宣言均含有事实上的死刑禁令,但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认可国家有权保留死刑。1989年通过的一项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可选辅助修正案曾试图弥补这一漏洞,但博茨瓦纳没有签署这项协议。

公众舆论同样赞成维持现状。全国性报纸《报道者》所进行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选民对死刑的支持率依然很高,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死刑问题从未在国会引起关注。

但当局有关死刑降低暴力犯罪率的观点根本就没有证据支撑。只有有远见的领袖才能让公众接受这一观点,更不要说解决迫使法院对上述问题引起重视并进行辩论的进一步的法律难题。

博茨瓦纳未来的死刑废除主义者无需到遥远的地方寻找激励。当南非宪法法院于1995年结束死刑时,决策的反对者认为法院并未充分听取公众意见;甚至有人要求举行全民公决。但1997年生效的后种族隔离宪法的制定者们坚守阵地并废除了死刑。

南非法院在意见中写道:“包括最可恶的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拥有生命权。”博茨瓦纳领导人必须说服选民——也说服自己——接受这种情绪的普遍性。

http://prosyn.org/1du9GT9/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