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非洲之急在教育

迪拜—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说,教育是一国建设“繁荣、健康、公平社会”的“唯一最重要的投资”。这一洞见最为深刻之处莫过于非洲,大规模教育投资使得非洲近几年在识字率、就学率和大学入学率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非洲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全世界共有5,800万失学儿童,其中一大半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特别是女孩和年轻女性。超过五分之一的15—24岁非洲人没有工作,只有三分之一完成了小学教育,而尽管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较高层次教育就学率仍然很低。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许多社会指标停滞不前甚至后腿,这一事实令人特别失望,因为非洲是拥有很多世界上经济增长最���的经济体。根据最新联合国报告,从1990年到2010年,非洲极端贫困人口增加了近40%,达到4.14亿人。在五岁以下夭折的儿童中,五分之四发生在非洲。

尽管如此,我们仍有理由保持希望。在未来几十年中,预计非洲将是富裕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渣打银行的两份最新研究表明,日益庞大的丰裕人群将教育视为重中之重。

第一项研究中,尼日利亚、加纳和肯尼亚的大部分中等收入个人被调查者计划在未来五年增加孩子教育的投入,尽管他们本身只有20%完成了最低限度教育。中国有句俗语,所有父母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非洲家长也不例外。

第二项研究表明,高净财富非洲企业所有者将教育作为慈善活动的最重要项目,其中90%以上已在参与教育相关的慈善活动。在有150架私人飞机但仅有四家注册慈善组织的尼日利亚,非洲首富埃里克·丹格特(Aliko Dangote)在过去两年中为教育事业捐赠了近2亿美元。

其他本土慈善家,如斯特莱夫·马西伊瓦(Strive Masiyiwa)和尼基·奥本海默(Nicky  Oppenheimer),也为教育捐献了大量资金。这些捐赠者与私人企业和公共部门一道,将成为确保所有非洲年轻人——而不仅仅是富裕家庭的孩子——获得高质量教育的关键。

但除了钱,还需要其他东西。人们必须超越给慈善机构写支票,直接捐资兴建学校、提供奖学金和培训教师。幸运的是,这些善举也已经在进行中。

比如,本着教学质量越高学习效果越好的理念,渣打银行正在与瓦尔基环球教育集团基金会(Varkey GEMS Foundation)合作出资培训乌干达的学校教师。万事达卡基金会(MasterCard Foundation)正在为贫困的非洲学生提供财务援助,让他们有机会上中学和大学。

所有这些行动方都知道,以受过教育的工作人口为基础的稳定、包容的增长能给他们带来不可估量的好处。但确保长期经济成功不仅只事关提高识字率和大学入学率,还要求教育体系让能够让工人满足该地区快速变化的劳动力市场的需求。

这意味着,最重要的是确保人们获得能够驱动未来数十年经济发展的实用技能。拥有大量能制作小工具、设计衣物、提供医疗服务、脂解酶的工人比拥有大量历史和文学研究生更加重要。这也意味着,非洲必须效仿新加坡和德国的例子,建立教育与就业之间的明确联系。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丹格特曾经描述过数千大学毕业生申请他的工厂的卡车司机职位的情景。这一经历促使他成立了丹格特学院(Dangote Academy),专门从事旨在填补尼日利亚国内外行业技能空白的人才开发。这些项目对于让教育促进经济发展和未来繁荣是至关重要的。

2040年,非洲将拥有11亿工作年龄人口,比印度和中国都要多。如能拥有恰当的的教育、技能和就业机会,这一庞大的工作人口大军能够为整个地区带来快速而持续的经济增长。没有他们,非洲就可能经历失业增加、不平定性加剧、社会失序,最终导致冲突和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