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明智地使用抗生素

伦敦—为了解决耐药性问题,世界不但需要新药,也需要新行为——七十亿人的新行为。由于抗生素的错用和滥用,已有治疗手段越来越难以治愈肺炎和结核病等常见传染病;一些病例完全无法治愈。

这是一个全球性威胁。据由我担任主席的抗耐药性评估(Review o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的数据,耐药性传染病每年至少杀死700,000人。到2050年,如果我们不为这一个问题做些什么,每年都将有一千万人死于曾经可以治愈的疾病。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开发新药是对抗耐药性综合响应的一个重要的方法。但光靠开发新药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降低对抗生素的需求,明白抗生素有时弊大于利。据一项估算,美国近一半的抗生素处方是不恰当或不必要的。因此,耐药性的急剧增强并不令人奇怪。

增加人们对这一问题的理解是扭转这一趋势的关键。大部分人要么完全不关注耐药性,要么错误地认为发生耐药性的是个体的身体——而不是细菌本身。更好地理解何时使用抗生素、如何有效地使用抗生素有助于人们负责地使用抗生素。

我们需要类似于澳大利亚慈善机构NPS MedicineWise所引入的方案。NPS MedicineWise举办了一次增加公众抗生素用途知识的视频竞赛。结果产生了一系列幽默的短片,诙谐地解释了抗生素是如何被错用的。

这些做法全世界都需要,特别是在最大的、增长最快的国家。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人均抗生素使用量不及美国。但它们正在快速赶超,因为抗生素消费率的增加比经济增长更快。

悲观者会说,行为难以改变,特别是行为的改变取需要依赖向教育程度低下的受众解释科学道理时。这一思维诞生过让阻止低收入国家的患者也能用得起HIV药物的最邪恶的观点:非洲人没有手表,因此无法一日三次服用抗逆转录药物。

研究者证明,真相是非洲人完全有能力可靠地遵守抗逆转录疗法——甚至比北美做得更好。事实上,7月联合国艾滋病计划署宣布,在2015年前让1,500万人获得救命的HIV治疗的目标已经提前实现。

每年的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它提醒我们这一问题,并激发全球关注。我们需要以同样的方法应对耐药性风险。欧洲将11月8日定为认识耐药性日,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我们还必须找到新的创新性方法传播这一知识。

技术创新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直接将知识传播给人们的机会。大约95%的中国人和75%的印度人日常使用手机。在识字率较高的地区,发送文字短信是传播信息的快速高效的方法。欧洲和美国的研究表明90%的文字短信在收到3分钟内被阅读。

社交媒体是另一个有力且相对廉价的能接触数百万人的工具。在中国——这里有全世界最大的互联网用户群体,高达6.41亿人——80%的医生将智能手机用于职业目的,包括通过社交媒体提供医疗建议,一些人吸引了数百万的关注者。招募这些社交媒体超级明星来教育公众耐药性问题的紧迫性是一个现成的机会。

世界卫生组织所领导的反吸烟社交媒体运动 提供了另一个可以效仿的榜样。中国名人的转发被用来增加人们支持立法禁止公共场所室内吸烟的意识。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在世界的一些地方,打击耐药性的最佳方法是鼓励行为改变以降低传染病的传播并尽量降低治疗的必要。正确地洗手是很好的起点。在印度,一个名为SuperAmma的巧妙计划用暴露在不卫生环境下的人的图片鼓励洗手。这一计划成功地持续增加了相关人群的定期洗手率,从1%提高到30%左右。

提高对耐药性威胁的认识的全球方案所需要付出的成本与花在开发新药和新技术的成本比起来只是九牛一毛。而新药和新技术的开发动辄需要多年时间。各国应该立刻实施教育计划并开始改变行为。多管齐下的我们可以改变不良的抗生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