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mp greets his supporters The Washington Post/Getty Images

民粹主义财阀统治以及美国的未来

发自纽约——栖身于经济民族主义的民粹主义平台之上的唐纳德·特朗普借助工人阶级和社会保守派白人选民的支持登上了美国总统大位。他拒绝了共和党传统的亲商,亲贸易议程,转而跟左翼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样去讨好那些受到破坏性科技和“全球主义”自由贸易和移民政策压迫的美国人。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可虽然特朗普在竞选时走的是民粹主义,他的统治手段却是财阀式的,最近的例子就是他为大多数共和党人仍然坚信的那种极不可靠的供给侧税收理论背书。拉票时特朗普也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能为华盛顿特区和华尔街“排污堵漏”的人。然而他却把自己的政府和亿万富豪(不仅是百万富翁)和高盛公司大佬们搅和在一起,还让商业游说团体的这趟浑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深了。

特朗普和共和党废除2010年平价医疗法案的计划将使2400万美国人——大多是贫穷或中产阶级,其中许多人投了他一票——失去医疗保健。他的放松管制政策公然和工人及工会对着干。而他所背书的共和党税收改革计划将极大有利于跨国公司和收入最高层那1%的家庭,而房产遗产税的废除将令其中许多人尤为受益。

特朗普也辜负了自己在贸易领域的选民,只是嘴上说说而不愿拿出具体行动。虽然他确实放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但换成希拉里·克林顿也会如此。他曾声言放弃《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但这可能只是一项谈判策略而已。他还威胁要对来自中国,墨西哥和其他美国贸易伙伴的货物征收50%的关税,但是没有一项措施能付诸现实。而关于开征边境调整税的议案则几乎被遗忘了。

特朗普还曾在推特上对那些将生产移往国外或利用税负倒置来避税的美国企业大加讨伐,但商界领袖们都知道这不过是放空炮而已。那些让特朗普误认为它们将继续在美国生产的制造商都继续悄悄将业务转移到了墨西哥,中国以及其他地方。此外即将出台的税收立法中的国际条款将令美国跨国公司更有动力在海外投资,雇佣和生产,同时利用转移定价以及其他手段来在低税收地区保留利润。

同样,尽管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言辞激烈,但他的政策却相对温和,这或许是因为许多投钱支持他竞选的商人确实更喜欢比较温和的方式。“穆斯林禁令”并未影响美国的劳动力供应。尽管在特朗普治下驱逐出境的速度有所加快,但也别忘了奥巴马时期也递解过数百万无证移民出境。特朗普声称要强迫墨西哥出钱修建的边界墙依然是个资金没到位的美梦。即使政府计划相对于非数量工人来说更倾向于熟练技术工人,也不一定会减少合法移民的数量。

总而言之,特朗普就像个披着民粹主义外衣的财阀统治者——也就是一个财阀民粹主义者。但为什么他的选民们会坐视他去实施一些主要对自己不利的政策呢?有一种观点认为,农村地区的社会保守派和白领蓝领支持者会基于民族主义,宗教情绪和对世俗沿海精英的反感——而非自身的经济利益——去投票。

但这种“面包和黄油”为代价支持“上帝和枪支”的做法能维持多久呢?当年主政罗马帝国的财阀民粹主义者知道,如果想控制住这帮民粹主义暴民就得提供物质和消遣:面包和角斗。而对于那些几乎无法维持有尊严的生活,更别提花钱买票去现代“斗兽场”看场橄榄球赛的人来说,愤怒的推特显然是毫无意义的。

共和党人拼命催促国会通过的税收立法可能会尤为凶险,因为数以百万计的中产阶级和低收入家庭不但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反而会因所得税减免政策的逐步取消而掏出更多的钱来。此外,共和党的计划将废除奥巴马平价医疗法案的个人强制参保。根据非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的预测,这将导致1300万人失去健康保险,未来十年内的保费将上涨10%。难怪最近的昆尼派克民调(Quinnipiac poll)显示只有29%的美国人支持共和党的计划。

然而特朗普和共和党似乎甘愿去冒这个险。虽然他们已经制定了借助2018年中期选举和2020年大选来对中产阶级加税的计划,但该政策至少目前是被延后了。而从现在到中期这段时间他们可以吹嘘说给大部分家庭都减了税,而他们也预计减税的经济刺激效应会在2019年——就是在即将到来的下一轮总统大选之前(以及远在该议案到期之前)——达到顶峰。

此外,最终的立法可能会降低联邦针对抵押贷款利息的减免额,并消除对各类州和地方税项的减免。为此像纽约,新泽西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这样民主党主导州的家庭将比共和党主导州的家庭受到更大冲击。

共和党战略的另一部分(被称之为“饿死巨兽”策略)将利用因减税导致的更高赤字来争取削减所谓的权益性支出,例如医疗保险,医疗补助,食品券和社会保障。这也是一个冒险的主张,因为老年人,中产阶级和低收入美国人严重依赖这些计划。虽然获得福利或食品券的就业和失业穷人里包含了倾向于投票给民主党的少数派群体。但投票给特朗普的数百万蓝领和社会保守派的白人其实也要依靠上述以及类似的计划。

随着全球经济的扩张,特朗普可能希望减税和放松管制将刺激足够的增长并创造足量的工作岗位来供他夸耀。2%的潜在增长率对于他的蓝领选民来说虽然未必有多大作用,但至少可以推动股市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点。当然,尽管所有主流经济学家(包括共和党员在内)都认为,不管他实施何种政策潜在增长率都将保持在2%左右,特朗普仍然会声称美国经济可以以4%的速度增长。

无论发生什么事,特朗普都会继续疯狂地发推特,宣传假新闻,并吹嘘有史以来“最大最好”的经济局面。他甚至可以以此创造出一场可与罗马皇帝媲美的大角斗盛会。但光吹牛是不够的,他可能会决定继续去四面树敌,特别是在国际上。这可能意味着真正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对中国及其他贸易伙伴采取贸易行动,或将加倍收紧移民政策。

如果这些措施不能满足他的选民,特朗普还有最后一招,也是罗马皇帝和其他独裁者在国内困难时期经常动用的选项。也就是说他可以通过制造外部威胁或者开展外国军事冒险来“转移视线”,从而令支持者们忽视了他和国会共和党人的做所作为。

比如在“疯子式”对外政策下,特朗普可能会与朝鲜或伊朗开战。或者他可以发布更多关于伊斯兰教邪恶性的煽动性推文,从而将受到骚扰和边缘化的个人驱入伊斯兰国或其他极端主义团体的怀抱。这将增加伊斯兰国发动袭击的可能性,例如在美国境内“独狼式”自杀爆炸或驾驶卡车碾过拥挤的行人区。在数十人(但愿不是数百人)因此丧命后,特朗普就可以拉起爱国主义的大旗来装点自己并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了。”如果情况变得足够糟糕,特朗普和他的将军们可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停止履行公民自由,把美国变成一个真正的财阀民粹主义国家。

当保守的共和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鲍勃·科克尔(Bob Corker)公开警告说特朗普可能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你就知道是时候该有所担心了。如果你不相信,试着去翻一下俄罗斯或土耳其的近代史,或是卡利古拉(Caligula)或尼禄(Nero)治下的罗马帝国史。数百年来,财阀民粹主义已经用同一本剧本将多个民主国家变成了专制国家,也没有理由说明这场大戏会停止下来。因此特朗普皇帝的统治可能就在不久之后了。

http://prosyn.org/7BykAfs/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