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反悔退出的承诺

伦敦—在英国人民投票脱离欧盟前,难民危机是欧洲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事实上,这场危机是引发更大的英国退出灾难的关键因素。

英国退出投票是一次巨大的冲击;投票次日早晨,欧盟解体似乎实际已在所难免。其他欧盟国家(特别是意大利)酝酿中的危机令欧盟的生存前景雪上加霜。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随着英国公投第一波影响的退潮,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正在发生:这场悲剧看上去不再像是既成事实。随着假象中的情况成为现实,许多英国选民生出一种“买家的后悔”。英镑暴跌。苏格兰再次举行公投可能性大增。昔日“脱欧”阵营领导人陷入了奇怪的自我毁灭的内讧,他们的一些追随者也开始领悟国家和他们个人所面临的悲惨的未来。公共观点转变、请愿议会举行第二次公投的签名已经成为一场运动,到目前为止获得四百万多人的支持。

正如英国退出是一次负面意外,对英国退出的自发反应则是一次正面意外。对立双方——最重要的则是根本没有参与投票的人(特别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都被动员起来。如此大量的草根参与是欧盟从未能够实现过的。

公投后的乱象向英国人民突出地显示了脱离欧盟将失去什么。如果这一情绪蔓延到欧洲其他国家,看似势在必行的欧盟解体可能转而成为创造更强大和更美好的欧洲的积极动力。

这一过程可能从英国开始。群众投票的结果不可逆转,但征集签名运动可能通过发现新的加入欧盟热诚而改变政治局面。这一方针随后可以被欧盟其他国家复制,创造出一场通过从根本上改变欧盟来拯救欧盟的运动。我相信,随着英国退出的后果在未来几个月逐渐显现,越来越多的人会渴望加入这场运动。

欧盟绝对不能惩罚英国选民又忽视他们对欧盟缺陷的合理担忧。欧洲领导人应该认识到自身的错误,并承认当前制度安排的民主赤字。他们不应该把英国退出当成离婚谈判,而应该抓住这一机会彻底改造欧盟——让它成为英国和其他存在退出风险的国家渴望加入的俱乐部。

如果心怀不满的法国、德国、瑞典、意大利、波兰和其他欧盟各国的选民看到欧盟改善了他们的生活,那么欧盟将变得更加强大。否则,欧盟将比领导人和公民目前所认识到的更快的速度解体。

下一个麻烦点是意大利。意大利正面临银行危机和10月的公投。意大利总理伦齐陷入了“第二十二条军规”的局面:如果他无法及时解决银行危机,就会输掉公投。这将导致英国国会中支持脱欧的英国独立党的兄弟党派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上台掌权。要想找到解决方案,伦齐需要欧洲当局的帮助,但欧洲当局行动太慢,也不够灵活。

欧洲领导人必须认识到,欧盟已处于崩溃边缘。他们不应该相互指责,而应该齐心协力采取非常措施。

首先,必须明确区分欧盟成员和欧元区成员。没有加入欧元区的幸运国家不应该面临歧视。如果欧元区希望进一步一体化(理应如此),就需要拥有自己的财政部和预算,除了有其货币部门欧洲央行,也应该充当财政部门。

其次,欧盟应该把它的优质的、几乎无限量的信用用起来。在欧盟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果其领导人不能利用其借贷能力,将是不负责任的。

第三,欧盟必须 加强防务抵御外敌——这些敌人可能利用欧盟当前的弱势。欧盟最大的资产是乌克兰,乌克兰人民请愿为保卫国家献出生命。在保卫自己的同时,他们也在保卫欧盟——这在当今欧洲是非常罕见的。乌克兰幸运地拥有一个新政府,这个新政府更有决心也更加可能实施乌克兰公民和乌克兰外部支持者一直在大声要求的改革。但欧盟及其成员国并没有给予乌克兰应有的支持(美国的支持要“给力”得多)。

第四,欧盟处理难民危机的计划需要彻底重订。这些计划充满了错误概念和矛盾之处,导致它们无法见效。它们的资金严重不足。它们采用了导致抵制的武力手段。我在其他文章中提出过一个解决这些问题的详细方案。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如果欧盟在这几条线上取得进步,就会成为一个人人希望身在其中的组织。到时候,改变条约——以及进一步一体化——将再次成为可能。

如果欧洲领导人不行动起来,希望拯救欧盟从而彻底改造它的就应该跟随英国年轻活跃分子的领导。欧盟捍卫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必须找到让人们感到他们的影响力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