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可持续发展的全球化

华盛顿—世界如何结束极端贫困、改善人类福祉的问题将在2015年呈现新的紧迫性——今年,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将到期,新一组目标——计划中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将制定完成。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综合报告》(Synthesis Report)列出了2015年后日程的主要要素,就可持续发展应该是怎样的、世界领导人应该在未来15年做些什么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给出了指引。在经历了为期两年的确定可持续发展的“什么”问题后,未来一年必须专注于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核心目标是宏大的:2030年结束极端贫困。要实现这一目标,可持续发展目标需要摆脱二十世纪的发展模式——即富裕国家出钱接济贫穷国家,主要解决养活饥民、改善健康和教育条件的问题。千年发展目标在这些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功。但情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一些新兴经济体——包括中国、印度、巴西和南非——正在竞相朝现代化迈进。私人部门正在经济发展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环境破坏正在威胁近几十年来所取得的进展。

可持续发展目标必须超越一个观念——地球泾渭分明地分成两个阵营,一个输出援助,一个获得援助。新目标必须考虑到世界正在经历快速全球化,所有国家都有资产,也有需求。今天的挑战不只局限于健康、食品和教育。可持续发展目标必须将这些考虑与日益成长的全球中产阶级的需求、变化的政治和经济实力的效应以及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环境可持续性挑战结合起来。

这三个成分对于实现目标至关重要:为制度、贸易和合作融资。四十年前,富裕国家承诺将0.7%的GDP用于援助,四十年后,他们只兑现了不到一半。尽管大���分新兴经济体不再依赖于援助,但对低收入国家来说,援助仍具有关键重要性。尽管如此,即使援助目标实现,向可持续发展的转型所需要的成本远远不是光靠援助就足够的。我们需要寻找新资金源,确保政府支出与可持续发展日程一致,并定位于资金用场最大的领域。

在大部分发达国家中,投资于可持续发展因为税收收入太低、不足以满足需要而变得十分复杂。这未必是一个提高税率的问题;也往往是征收人们和公司之所欠的问题。填补漏洞、打击避税是两种确保收税的办法。经合组织估计,在改善征税给予一美元援助,平均可以产生350美元的收入。基于G-8计划的共同承诺将让依靠避税港和洗钱实现的避税行为更加难以隐藏。

政府无法单枪匹马带来可持续未来。私人部门在能源、农业和城市开发(包括可以推动创新和经济机会的交通和供水系统)等方面也起着重要作用。尽管私人融资水平比国际公共融资更高,但将这些私人资金引导到面向最贫困人口和保护环境的项目需要正确的政策激励,如碳排定价、监管确定性以及对公共资金的明智使用。

贸易能刺激国内生产,产生有助于发展支出的收入。在过去15年中,市场准入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如今,80%的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出口不需要交关税,总体平均关税水平也有所下降。

但非关税壁垒对出口国的影响可能比关税还要大。我们需要国际合作以助低收入国家融入全球化市场,同时改善环境和劳动标准。可持续发展目标为这方面的努力建立了政治动力,框架或许将在2015年12月的世界贸易组织中确定。

实现发展的可持续还需要加速从现在到2030年间的技术创新和扩散。全球合作可以刺激研发投资,方便科学家、商人和决策者之间的信息流动。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些新的创新合作关系可以给那些政府、公民社会或私人部门不能或不愿单独解决的复杂问题带来进展。比如,GAVI联盟(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是一个由国际组织、慈善机构、政府、公司和研究组织组成的合作组织,自2000年以来,该联盟为4.4亿儿童做了免疫,帮助减少了600多万起死亡。我们必须改善和推进此类合作,以解决基础设施、农业和能源等其他挑战。

从现在到2015年9月各国首脑齐聚联合国大会期间,我们拥有一个历史性机会为世界设计更加可持续的道路,从而消灭贫困、改善所有人的前景。宏大目标位更光明的未来打下坚实基础。但是,在未来几个月中,领导人必须齐心协力,让世界走向实现这一愿景的正确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