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非洲的未来农业

哈拉雷—创办企业可能是个艰难的工作,特别是在非洲,这里治理体系很弱,难以持续获得关键资源,这些因素阻碍着成功。对非洲农民来说,挑战尤其艰巨。有活力的现代农业部门能够带来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因此向农民提供成功所需要的激励、投资和监管是最重要的当务之急。

近期非洲通信部门的繁荣——这带来了整个工业的革命,更不用说人们的生活方式了——说明了这一方法可以有多大的效果。如今,非洲上有五亿组手机在相互通话;事实上,从诸多角度看,非洲都是世界移动增长和创新的领导者。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为何非洲不能在农业部门复制这一增长?为何非洲非但没有连年丰收,反而每年还要花350亿美元用于进口粮食?根据非洲进步委员会(Africa Progress Panel)最新的年度报告——《谷、鱼、钱——为非洲的绿色和蓝色革命融资》(Grain, Fish, Money – Financing Africa’s Green and Blue Revolutions),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形势不利于非洲农民。

特别是小农,这一群体大部分是女性。小农的耕种面积大约在一两个足球场大小,通常缺乏可靠的灌溉系统和高质量投入(如种子和土壤补充)。此外,她们很少能够赚到足够多的钱投资所需的机械,并且得不到信用。

更糟糕的是,农民还面临着日益波动的气候状况,增加了作物歉收的可能性。比如,二十一世纪以降,玉米产量可能下降四分之一。而当庄稼成熟后,农民又面临着如何将它们运到市场上的重大障碍——包括农村道路系统不完善以及缺乏冷藏设施。

尽管面临着这些远远高于通信业的风险,但非洲小农仍表现出与中农富农等量齐观的效率——这充分证明了他们的坚忍不拔。但是,非洲各国政府非但没有支持农民,反而给他们增加了更多的增长障碍,包括苛捐杂税、投资不足和高压政策。

非洲农民需要有利环境以使他们克服挑战。在这样的环境下,非洲的农业部门才能发动如同通信业那样的革命。

好消息是私人和公共部门——受粮食需求激增(特别是快速增长的非洲城市)和全球粮食价格上涨的推动——似乎已准备推进这场变革。私人企业开始将投资引向非洲农业部门,成立了非洲成长(Grow Africa,我是联职主席)等项目。非洲成长项目旨在促进国家政府与一百多家地方、地区和国际公司间的合作,以实现农业增长的目标。在过去两年中,这些企业投入了720亿美元农业投资。

对非洲各国政府和发展伙伴认识到农业在经济发展日程中的核心作用,并已开始扭转三十年来的农业公共投资减少之势。事实上,农业有望以比其他部门快两倍的速度减少贫困。

这些措施的效果已经在非洲的许多地区显现。从加纳到卢旺达,高农业投资水平正在推动农业地区令人印象深刻的经济增长,从而增加了就业、减少了贫困和饥饿。

但这些进步十分分散。为了维持这一势头,非洲各国政府必须致力于在非盟的马布多农业和粮食安全宣言(Maputo Declaration on Agriculture and Food Security)中许下的承诺——将至少10%的预算用于农业投资。此外,它们必须向农民提供所需的基础设施、能源供应和支持性政策以使他们的产品能够进入市场。

通信部门也可以起到关键作用。移动技术已开始改变非洲农业的面貌,向农民提供市场价格等重要信息、电子消费券等支持措施甚至信用渠道。与美国和欧洲小农相比,许多创新性服务更容易获得非洲小农的支持。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后,私人部门行动方、农民组织和公民社会集团必须合作推动农业发展。比如,非洲绿色革命联盟(Alliance for a Green Revolution in Africa)向整个非洲的数百万小农提供高品质种子——其中不乏抗旱种。

非洲联盟已宣布2014年为非洲农业和粮食安全年(Year of Agriculture and Food Security in Africa)。在大量政策、投资和技术行动的推动下,非洲农民能够在五年内将生产率提高一倍。我们应该让农业部门获得所有非洲人都需要的机会,来实现共同繁荣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