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只有进一步欧洲融合才能击败欧洲民族主义者

布鲁塞尔——英国选民选择离开欧盟非常不幸,但并不令人吃惊。数十年来,英国政客都避免为欧盟成员资格说话,甚至不愿向英国民众解释欧盟的运作方式及其存在的原因。

终其首相任期,卡梅伦一直未能表现出任何领导能力,也不愿以有意义方式接触欧盟。他总是一只脚跨在欧盟门外,并一再攻击布鲁塞尔那些不露脸的官僚。可悲的是,他在英国退欧最后一刻捍卫欧盟成员资格的努力不足以抵消英国数十年舆论传播的谎言。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英国没有听从朋友和盟国们的意见,已经选择了孤立于欧洲。现在后帝国时代的下滑结束后,从决定其命运的“英国脱欧”公投中应当吸取的最重要的教训是不能靠取悦民族主义者来打败民族主义。如果欧盟真想解决破坏其存在理由的各种民族主义,它就必须了解民众的忧虑,并提供有效执政的全新目标。否则,民族主义癌症将会继续传播。

首先,剩下的欧洲国家现在必须执行欧洲法律,推动英国干净、迅速的脱欧。英国民众投票脱欧,而且政治领袖坚称将尊重公投结果,因此要求他们尽快完成脱欧程序算不上是什么“惩罚”。如果英国拒不作为导致欧洲继续因政治不确定遭受经济损失,则欧盟应单方面实行彻底的分离。

政治上,英国已经成为欧盟的竞争对手,而不是值得信赖的伙伴。在遭到攻击并扭转口风前,最有可能接替卡梅伦出任首相的内政大臣特雷莎·梅含蓄地威胁了生活在英国欧盟民众,仅仅承诺他们将成为英国退欧“谈判的部分内容”。

梅实际反对英国脱欧。但她对欧盟的敌意相比保守派议员丹尼尔·汉南和英国独立党领袖奈杰尔·法拉奇等赞成脱欧的政治家并无本质区别而仅仅是程度上的不同。后者为其他欧盟国家脱欧公投的可能性而感到异常兴奋

幸运的是,很可能因为6月23日以来英国尴尬的公众奇观,英国脱欧传染病迄今为止未能成功传播。英国经济前景日趋暗淡、其全球强势金融业寻找新的所在地以及英国领导人互相在背后使绊。

事实上,公决甚至可能已经促使欧盟国家——包括丹麦和瑞典等国吵吵闹闹的欧洲怀疑主义政党——为支持欧盟资格而相互团结。瑞典后公投民调显示仍有66%的受访者赞成加入欧盟。在丹麦,英国脱欧后类似的民调显示��持留欧者出现了9%的明显增加。

欧盟领导人绝不能袖手旁观。英国退欧危机应当被欧盟视为机会,因为全球化、恐怖主义、移民和不平等关切现在已经成为主流。分裂的欧洲未能应对上述挑战;而且尽管我们会思念英国,但现在欧盟分裂的趋势将会得到遏制。

但今天的欧盟仍然无力采取大规模的果断行动。要想提供民粹民族主义情感诱惑之外的其他选择,欧盟必须更快地响应其民众要求。这需要针对欧元区和欧盟中央政治体制开展彻底的结构性改革。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没有财政联盟或共同国库的单一货币缺少持续性。如果欧洲人不完成设立欧元时已经开始的任务,就会继续经历结构不统一的经济阵痛。全面一体化将改善执政并带来繁荣。

欧洲安全机制也存在类似的不足。欧洲拥有全球推崇的欧洲航天局,但却没有可靠的组织来搜集和共享打击恐怖主义的情报非常荒谬。去年的巴黎袭击应当已经表明无国界恐怖主义需要无国界的情报,但欧盟成员国却依然关注个体主权胜于集体安全。加强政府间合作根本没用。欧洲需要长着牙齿的中央情报机构。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只有启动类似意义深远的改革欧洲才能遏制导致英国成功脱欧的民粹主义崛起。有人说要向欧盟成员国归还主权,而我却不敢苟同。这只会进一步削弱已经捍卫欧洲和平繁荣几十年的整合项目。民粹主义和欧洲怀疑论是欧洲整合项目的敌人,只有建设服务于民众的欧洲才能将其打败。不这样做恐怕正中追随英国走入未知险境的煽动者们的下怀。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