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teenage Nepali males reading newspapers Eye Ubiquitous/UIG /Getty Images

报纸归来

曼谷—社交媒体已不再是“新鲜人”,但在2016年,Twitter和Facebook等平台似乎准备将传统报纸扔进故纸堆中。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主流媒体不但图谋破产,连重要性也失去了。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特朗普对传统新闻媒体发动了多方位打击,报纸首当其冲。但许多新闻界人士也很快宣称他们已经达到了自身的角色极限。报纸被批精英做派,脱离读者,而它们的反应则是自我鞭挞和为选举结果而忏悔兼有之。没能正确预测特朗普胜选的专家被来自各方的抨击冲昏了头脑,他们预言销量的下降、阅读量的减少以及岌岌可危的信誉预示着报纸的消亡——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

但一年多后,现任特朗普的胜利并没有带来这些东西。相反,他的得势让报纸业务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2017年最引人瞩目的媒体故事也许是特朗普如何无心插柳地让报纸重新伟大。

报纸通过它们最擅长的事情实现了这一引人瞩目的逆转:调查报道和突发新闻。2016年11月以来,特别是去年1月特朗普发表就职演说之后,报纸领衔报道了包括特朗普女婿贾雷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内的利益冲突、总统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与俄罗斯前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会面的证据等消息。

这些政治阴谋报道与耸人听闻的指控——好莱坞制片人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美国参议员候选人罗伊·摩尔(Roy Moore)和其他权势人物的性骚扰——争夺眼球。而令特朗普坐立不安的事实攻击也不仅限于俄罗斯对总统竞选的操纵。

报纸投入重金于快速响应调查团队、长篇报道、数据推动的新闻,这只有在更多人掏钱购买它们的新闻(特别是通过数字订阅)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发生。记住这一点很重要。西方的千禧一代不满于“假新闻”的泛滥,帮助抵御住了主要市场的订阅量下降。亚太地区的增长趋势更加喜人,中国印度的读者成为传统报纸回归的领导力量。

当然,报纸在美国总统大选后出现反弹并不完全是它们自己的功劳;社交媒体没能巩固优势也提供了助力。社交媒体自认为已经完全攫取了报纸所拥有的影响力,这一幻觉蒙蔽了它们的双眼,结果,社交媒体专家们颠覆就媒介的尝试以贻笑大方收场。它们不去报道突发新闻,而是炮制宣言,如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所发表的5,700字的无病呻吟。此外,尽管这是一个140个字可能比700字的观点评述更有吸引力的时代,但简洁早已不是全部。(从这个意义上讲,无条理的冗长亦然。)

挟持了真相的社交媒体却弄巧成拙。它们不去通过(比如)效仿BuzzFeed进行创新。BuzzFeed曾经是臭名昭著的“骗点击”工厂,后来它迅速演变成严肃的报道和长篇新闻网站。

美国大选结束后,BuzzFeed发布了震惊媒体行业的斯蒂尔档案(Steele dossier),这是一份由英国军情六处官员搜集的关于特朗普的私人情报集合。几个月后,BuzzFeed写了一篇8,500字的报道曝光前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明星评论员米罗·杨诺波罗斯(Milo Yiannopoulos)。《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olumbia Journalism)称这是一篇“石破天惊”的报道,但最近与CNN的“嘴仗”表明人们还不太情愿接受BuzzFeed为正统的新闻组织——或许也不愿接受新媒体战争的出现

与此同时,大部分主要社交媒体平台仍在用总统的胡言乱语来吸引和取悦用户,如分析“covfefe”。这让许多人认为是特朗普本人在左右社交媒体的计划。也许正是如此。但特朗普的令人作呕的关于失败的报纸和假新闻的tweet文也促使比较理性的消费者选择报纸作为反特朗普的堡垒。换句话说,报纸的复兴对特朗普时代的社交媒体的出于本能(也许带有党派性质)的反应。

暴发户特朗普正在引领一场达到媒体贵族的战斗,他有一个破坏者随从,就是社交媒体。但特朗普正在输掉战斗。哪怕是在国会山,报纸也在赢得盟友。当国会拷问Facebook、Twitter和谷歌的高管们时,新闻标题一片欢腾。

令社交媒体雪上加霜的是,在国会听证中被大肆引用的,正是报纸文章。比如,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关于其与特朗普之间的互动备忘录便是由《纽约时报》所曝光,该备忘录导致最高法院任命了应为特别检察官调查特朗普选举阵营与俄罗斯的联系。

随着约束社交媒体的声音日益高涨,促使决策者采取行动的报道,还需要世间的报纸——到目前为止,人们认为它们是社交媒体的鱼肉对象——来提供。由于社交媒体公司——尽管它们实力和潜力强大——从未发展出取代传统新闻媒体所需要的新闻能力,趋势已经转向。

http://prosyn.org/5DGczdN/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