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尸检如何拯救儿童生命

西雅图—如今,数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充足、都更容易获得,我们已经习惯于根据尽量多的证据作出决定。越是重要的决定,我们就越渴望确保我们的研究已经彻底,我们的信息准确无误。

但是,在一个有可能是如今我们所面临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上,我们几乎没有数据可用。作为去年9月联合国实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的一部分,国际社会承诺到2030年消灭可预防5岁以下儿童死亡。但是,在死亡率最高的地区,我们缺乏关于儿童死亡原因的最基本的信息。我们知道传染病造成的死亡最多,但我们不知道是哪些传染病。在决定如何最优地配置我们的资源时,我们就像是没头的苍蝇。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1990年以来,全世界儿童死亡率下降了一半;但仍有近六百万5岁以下儿童因为可预防原因而死亡。五分之四的儿童死亡发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或南亚,这些地区缺少医生,更缺少病理学家。对死亡原因的标准医学调查极少进行。在许多情形中,根本没有正式死亡记录。

当我们死亡原因得到调查时,几乎全部是通过“口头尸检”进行。父母亲通常在失去孩子三个月后被问及关于孩子死亡的周边因素。然而,他们也许能够报告婴儿出现呼吸急促或腹泻等症状,但无法辨别这些症状的原因。

对于占45% 死亡人数的出生不到一个月便夭折的婴儿来说,这一问题更加严重。对于这些死亡案例,致死原因常常简单地归为“新生儿死亡”,这根本无助于找到致病原因。这一信息没有任何用处,也无法帮助防止其他家庭重蹈悲剧。

根除脊髓灰质炎和控制埃博拉等成功的卫生工作经验表明,尽管取得早期进展相对容易,但持续成果需要巨大的付出和非常准确的监控数据。儿童健康和死亡预防监控(CHAMPS)计划正是为了收集这一关键信息而建立。

CHAMPS计划是由埃默里全球卫生研究所(Emory Global Health Institute)发起的一项长期项目,合作者包括国家公共卫生研究所国际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National Public Health Institutes)、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以及全球卫生任务组(Task Force for Global Health),它最终将在儿童死亡率最高的地区建立20个左右的站点。这将让我们能够更加准确地报告死亡原因,并追踪引入疫苗和其他措施后的进展。

这些站点将依靠新技术,只需要用针头采集微量的关键器官(如肝脏和肺脏)样本,对死亡儿童的尸体伤害降到了最低。随后这些样本被送往加强的地方实验室和参考中心进行分析,为所有死亡原因提供更准确更完整的图景。

��们知道有很多可能的干预手段可以影响儿童死亡率——如提供叶酸以预防出生缺陷,引入新疫苗,或尽早治疗传染病。CHAMPS将提供需要的信息为这些措施排定优先顺序。

此外,每个站点都将帮助建设合作国家公共卫生体系的能力,提供影响远远不仅限于帮助降低儿童死亡率的有价值的数据和技术支持。比如,监控中心将产生处置传染病所需要的数据,提供疫情早期预警,从整体上改善全球卫生。

CHAMPS计划仍处于早期阶段。它旗下的站点——其中六个由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出资,前三年提供730万美元初始资金——刚刚建立。需要更多合作伙伴和更多资金扩大网络和长期维护。而收益也需要时间显现。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早期结果令人鼓舞。担心父母亲不愿参与孩子死后尸检被证明是没有根据的。相反,我们迄今为止的经验表明父母亲非常想知道是什么杀死了他们的孩子。在南非索维托(Soweto)的已臻成熟的实验站点,母亲和父亲都会回来了解测试结果——前所未有的兴趣水平。

我相信,CHAMPS的工作所产生的影响是我20年公共卫生工作生涯中最大的。通过准确跟踪儿童死亡原因,我们可以更加精准地对症下药,开启一个新时代——一个可预防儿童死亡真正成为历史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