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滋润中东

费斯—联合国世界水发展报告确认了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数十万中东和北非(MENA)人,特别是阿尔及利亚、约旦、利比亚、摩洛哥、巴勒斯坦、苏丹、叙利亚和也门人,在2016年遭遇到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水短缺。这是努力迈向经济增长和多元化之路的中东地区最糟糕的事情。

多重因素造成了当前的局面,包括气候变化、沙漠化、水污染以及自然资源的使用不当。信息、教育和通讯不充分加剧了其中许多问题,因为这造成对环境友好行为缺乏了解——更不用说努力行动了。此外,灾难风险消除和政府管理也存在不足——许多政府忙于应对冲突和危机——所有这些导致局面积重难返。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比如,阿尔及利亚经历了五十年来最严重的干旱。由于基础设施落后,该国大部分农业严重依靠降雨,结果今年谷物产量下降了40%。尽管阿尔及利亚拥有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财富,但仍无法确保人民获得足够的平价水资源,更不用说充分就业了。结果,阿尔及利亚现在到处是群众示威。

利比亚的情况更加动荡,这是多年来内部冲突造成的局面。由此造成的断电和燃料短缺制约了利比亚的水分配。去年夏天,联合国不得不从邻国调采五百万升水以满足利比亚的需求。

在约旦,水短缺发生频率之高令人震惊,特别是在安曼等大城市。据估算,约旦的水资源只够支持两百万人。但约旦人口超过六百万,并且尚不包括目前居住在约旦的150万叙利亚难民。

在短缺时期,难民总是首当其冲者。在约旦和黎巴嫩的许多难民营,水供给已经降到了最低——这一决定令酷热难耐的数百万人的情况雪上加霜。位于约旦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三国交界处的拉科班(Rukban)难民营,85,500多人每天只能获得大约五升水用于烹饪、饮用和盥洗。

也门的情况也同样糟糕。在暴力和内战的摧残下,也门政府已经无法正常管理水资源。首都萨那可能在十年内变成一片焦土。一半也门人难以获得清洁水资源,这导致庄稼枯死、疾病蔓延。联合国估计,每年有14,000五岁以下儿童死于营养不良和腹泻。与此同时,农民不断地向更深的地下钻井取水——有的水井深达500米——而不受任何管制。

对也门来说,有效的政府干预也许遥不可及,但在其他中东和北非国家,政府干预是可行的——事实上也是当务之急。首先,国家政府必须采取农业现代化措施,包括培训农民、引入更高效的灌溉工具。减少农民对雨水的依赖至关重要。

一些国家——摩洛哥和约旦——已经朝这一方向迈出了重要步骤。特别是摩洛哥政府采取了一些大规模措施开发水资源,包括建造大坝。

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摩洛哥的水分配效率仍然很低——只有60%用于灌溉。对于一个35年中经历了20多次干旱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好消息是非洲开发银行最近批准了一笔8,800万多欧元的贷款用于支持旨在改进水分配质量的项目。

这引出了一个重要的洞见: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力行动。中东和北非急需地区和国际合作。地区内国家必须彼此支持,实施效仿其他地区证明有效的榜样的措施。

此外,新增投资——通过国内和国际资源融资——应该用于修复老旧水基础设施以及建设新项目,如设计合理的大坝和水库。必须花大力气保护现有水资源。

在这方面,公众可以起到重要作用。但公民首先必须明白,他们不但要更合理地用水,也要了解如何预防气候相关的灾难风险。

对私人部门和非政府组织来说,升级中东和北非地区的水管理是一次投资供水和相关技术的重要机会。强化地方公共卫生和水相关服务的地区市场据估计可达2,000亿美元以上。旨在满足这一需求的项目是明智的投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第一步需要政府迈出。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保护水储备、标准化水供给,那么最脆弱人群将继续受苦,这一状况很容易导致动荡甚至更加糟糕的局面。事实上,如果对于中东和北非地区的水挑战无动于衷,这些挑战将助长未来战争。

在将于11月份摩洛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各方会议上,水应该成为议程中的重点。在来自南方国家的用于遏制气候变化的国家资金中,80%的目标是水挑战,因此,政府和国际行动方之间的协作决不能再停滞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