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中东必须在难民问题上起领导作用

费斯—2012年以来,有1,200万多移民和难民抵达欧洲、中东和北非。结果带来了一场不断升级的政治和人道危机——以及关于如何解决这一危机的日益激烈的争论。

在欧洲,这场争论的特点是异议和分歧,英国最近投票脱离欧盟就是明证——这一结果很大程度上是拜英国人过度担心移民所赐。欧盟成员国无法就如何捍卫外部边境形成一致,更不用说如何处置已经到达的难民了,因此,形成有效统一的应对措施难上加难。

中东的难民争论也不遑多让,并且“中气”十足。人口650万的约旦容纳了140万多移民(大部分是叙利亚移民)。黎巴嫩有150万叙利亚移民,相当于全国人口470万的近三分之一。土耳其人口7,500万,现在收容了270万叙利亚难民,其中大约30%生活在22个靠近土叙边境的难民营中。

这些难民大部分来自中东——特别是叙利亚,也有的来自阿富汗、伊拉克、也门和利比亚——因此中东地区承担了绝大部分难民负担亦不足为奇。但并非所有中东国家都尽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