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培训中东未来医疗专业人士

波士顿—中东面临巨大的公共卫生挑战,特别是考虑到该地区临时性难民和外来工作者人口的情况下。光是难民人口目前就已经达到数百万,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的医疗体系因此捉襟见肘,已经濒临崩溃。

丰裕的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国家如果认为自己能够独善其身于周边公共卫生问题,将大错特错。GCC国家在卫生和母婴健康方面确实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也因为生活方式和饮食方面的原因沦为慢性非传染病的全球集中爆发地区,如肥胖、糖尿病、心脏病以及越来越多的癌症。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更糟糕的是,GCC国家的国民卫生体系存在地方医疗机构和经过训练的专业地方公共卫生服务人员不足的情况。这导致工作过量,从而人员流失率很高,需要越来越多的外国医护工作者填补人手紧缺的岗位。

GCC决策者正确地将重点定在增加高质量医疗的普及性和补贴上。但医疗服务在本地和移民人口中间的公平分配常常成为棘手的政策问题。如今,决策者还必须将更多的注意力用于医疗工作人员本身,以确保医疗工作人员接受良好的教育和培训,应对地区所面临的挑战。

目前,GCC国民卫生体系的培训计划对通过创新或系统思考改善效率和效果的关注不够。如果临床医生和医疗工作者不接受多学科培训,就无法认识和解决整个地区的地方公共卫生需求。具体而言,要改善医疗服务和看护的供给水平,GCC国家需要制定新的政策框架,兼顾教育和公共卫生。

在过去十年中,高等教育在中东迅速扩张。政府建立起教育自由贸易区——如分别位于阿联酋和卡塔尔的“知识村”和“教育城”——并(如沙特阿拉伯等国家)向新老大学投入数十亿美元资金。因此,新大学、研究机构和教育计划吸引了学者和其他专业人士来到中东。

但是,以公共卫生为职业追求的本地学生太少——年轻男性更是少之又少。学习公共卫生的学生总人数在增加,但大部分来自域外,而这将加剧GCC国家目前过度依赖外来工作者的情况。

许多域内大学奖励创新,这对于改善医疗服务是一件好事��但是,尽管公共卫生是一项重大地区挑战,但到目前为止,各大学对工程和技术领域的重视远胜于医学。

在医疗教育本身,据我本人对地方机构的分析,学生要学习如何治疗个体病例,但对更大的公共卫生问题学习不够,而目前的课程并不要求学生研究影响难民、移民和更广泛的人口的问题。尽管卡塔尔的威尔康奈尔(Weill Cornell)和科威特的海湾科技大学(Gulf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等机构建立了关注这些卫生挑战的创新性研究和培训项目,但这些还远远不够。

另一个问题是中东教育和培训计划对系统思考的鼓励不够。从全球看,公共卫生政策的方向是工程、医学、社会和管理学以及人类学多学科综合。但GCC机构目前仍未采取综合方法,有可能被全球水平甩在身后。

公共卫生的技术和新方法十分重要,但如果它们不是根据本地人民的真是需要量身定制,也起不到效果。因此,GCC国家应该鼓励投资于地方水平的科技发展,并为工程师与地方公共卫生工作者的合作创造空间。这类合作对于解决威胁到整个地区的传染病和慢性病是不可或缺的,并且还能带来为域内年轻人提供创业机会的额外好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中东国家需要以创新为导向的充分综合的框架来培训医疗专业人士,从而让他们能够解决当前公共卫生挑战,并为新的意料外挑战最好准备,如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埃博拉和其他在很少或完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就能爆发的传染病。

中东人口仍在继续增长;但该地区作为贸易和经济发展枢纽的全球影响力能否跟着增长部分将取决于域内政府改革公共卫生教育和实践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