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击败非洲的脑膜炎

西雅图——非洲在与甲型脑膜炎斗争过程中所取得的进步是全球卫生领域保守最好的秘密之一。低成本疫苗的研发和部署挽救了数十万孩子的生命,如果没有疫苗可能已被疾病摧毁的社区现在正在实现繁荣。

流行性甲型脑膜炎是一种致命疾病,具体来讲就是细菌感染了大脑和脊髓周边薄膜组织。一个多世纪以来,上述传染病席卷了撒哈拉以南非洲26个国家,每年造成以年轻人为主的数以万计的民众致死和致残。非洲大陆的民众非常恐惧这种疾病;它能在短短数小时内致人于死命,或者造成受害者严重脑损伤。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疫情往往伴随着撒哈拉沙漠干燥的劲风南吹在每年的年初爆发。1996到1997年的脑膜炎流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造成超过25万人感染,已经造成25万人死亡,其中很多都是儿童。在那些侥幸存活的人当中,高达四分之一留下了终身残疾,包括瘫痪、失明、听力丧失、癫痫和脑损伤。

甲型脑膜炎会对家庭和社会造成毁灭性的影响。为支付治疗费用,很多家庭被迫出售他们赖以维生的资产:包括家畜、种子和各种工具。此外,感染引起的残疾可以削弱幸存者赚取收入、照顾自己和家人的能力。尽管医疗工作者全力遏制疫情,仍无法避免整个社区陷入到更严重的贫困当中。

疾病造成的痛苦可以促使人们采取行动。16年前,非洲各国卫生部长、国际卫生,非政府组织PATH世界卫生组织(WHO)、   印度血清研究所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以及几十家其他合作机构共同组建了脑膜炎疫苗项目(MVP)。 该项目目标非常简单:研发一种对抗非洲甲型脑膜炎的廉价疫苗。

该项目是成功的。在不到10年时间里推出了MenAfriVac疫苗,即时彻底地打破了甲型脑膜炎的传染循环。2010年10月疫苗对外公布时,我正在布基纳法索。我担心没人会来参与这项活动。但当发布会前一天我碰到卫生部长并询问他最关心的问题时,他所谓“防范拥挤”的回答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他说的没错。各免疫现场全都人山人海,人们冒着炎炎烈日排队等候,迫不及待的想要注射预防这种致命疾病的疫苗。毫不夸张地讲,这是一次全国性事件,总统都亲自来到活动现场。第一次疫苗接种活动就覆盖了国内1到29岁几乎所有的人口。

之后短短5年内,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已有超过2.35亿人接种了疫苗。到2020年,该疫苗有望为超过4亿人口提供保护——防止100万人感染甲型脑膜炎、15万人因此惨死,以及避免出现25万严重残疾的幸存者。

脑膜炎疫苗项目有力证明了非洲领袖和全球卫生专家合作将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临时、强劲的伙伴关系,辅之以明确的目标,可以产生出真正的催化效果。但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去年,世卫组织批准MenAfriVac作为常规疫苗使用,从而可以继续为成百上千万人提供保护。

这当中牵涉的利益非常重要。普遍实现免疫接种是健康、发展和经济增长的基础。认识到这一点,若干非洲国家已经在制定计划以期年内将脑膜炎——和其他——疫苗纳入到常规免疫系统。非洲领导人所面临的任务是确保实现从大规模疫苗接种运动到常规免疫接种的顺利及全面的过渡。

上周,政府官员齐聚埃塞俄比亚召开有��以来首届非洲免疫工作部长级会议,并在会上再次承诺确保非洲大陆所有人都能接种到所需疫苗。这需要对免疫接种工作、改进数据收集和分析方法以及新工具和新方法展开进一步的投资,而且最重要的是,需要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来支持这项工作。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我们必须继承脑膜炎疫苗项目的传统,努力实现让每个孩子都能注射其生存和发展所需的挽救生命的疫苗。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