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管理地球

在未来二十年之中,人类和自然界的关系会深刻而永久地改变。这种改变不会突然发生,但现时的科技发展会使它无法避免。不论我们是否愿意,也不论我们是否做好了准备,这些科技发展会使我们逐渐成为全球生态系统的管理者而不仅仅是参与者。

我想从历史的角度思考这一场日渐临近的革命。在那种被称作"人"的生物在地球上活动的350万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他们就一直是自然系统的一部分。严酷的进化法则管理着他们的生存,生存能力弱的人早逝,并很快被遗忘。我们面对地对世界的唯一防卫就是原始的石器和火-最多也只是一种极有限的保护。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而在约一万年前,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在Taurus山脉的某处,即今天的土耳其,有一群人,很可能是妇女,开始发展一套新的技术。这些技术会改变人类与其所在环境之间的互动关系。我们将其称为"农业"。它们第一次给予了人类摆脱自然选择的力量。我们的祖先不用再满足于自然界所赐予的食物-他们可以开始种植自己的食物,其产量要比自然界吝啬的供给大得多。

自从农业诞生以来,人类的历史就成为一段持续从大自然的桎梏中解脱出来的历史。我们发明了能将储存在煤和石油里的太阳能释放出来的机器,从而不用再依靠人体和动物的肌肉产生力量。我们研制出了抗生素和其它现代医药工具从而不用仅仅依靠自然抵抗力防御疾病。

其结果是人类不再是自然界真正意义上的一部分-我们的物种生存不再依靠我们在达尔文的丛林里竞争的能力。我们所依靠的是社会结构和技术而不是我们的基因。

现在,我们正准备迈出另外一大步。这一步将会把我们重新带回自然系统而不是离它更远。在历史上,我们第一次开始了解周围的生物的生存之道及大自然的不同部分是如相互联系的。

这些科技进步中的一部分是理论层面上的。这使我们能够为诸如洲际范围的森林或整个海洋一类的复杂系统建立计算机模型。另外一些则更为现实和具体,包括了对草原和沼泽地一类的较小型生态系统的长期试验和观察。当然,最后我们还在基因组学的领域取得了重大进展。这是一门让我们了解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命系统内部运作的基本原理的科学。

结合这些科学的新领域,我们就能管理地球上的生态系统,预见人类干预对自然界的影响,并预测自然界的周期性循环。我们确实拥有成为地球管理者的力量。

这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想用对私家草坪的护理来做一个类比。你可以决定修剪草坪,在此情况下你就创建了一个生态系统,一种未来。或者你也可以决定不修剪草坪,并由此创建另一个生态系统和另一种未来。在任何一个决定下,你的行为都直接关系到草坪的未来。你不能够无所适从。不论你做什么,即使你决定无所作为,草坪的未来还是有赖于你的行动。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事实上,我们与地球的关系就会变得像园丁与花园的关系。园丁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毁坏植物,但他会定期地拔除杂草。园丁不会"征服"他或她的植物,而是会研究它们以建造自己中意的花园。最重要的是,园丁并不是为了植物而管理花园,而是为了其它目的-获取食物、种植花草或仅仅是让花园看上去漂亮。

同样,人类即将能够管理地球,我们所作的决策会决定地球的未来。鉴于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我们应该从现在就开始思考如何履行这份非同寻常的新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