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隔离制造安全物种

内罗毕—非洲国家常常被批评没有很好应对环境挑战。观察者常用的论据包括人口增长导致栖息地收缩、土地退化以及工业化。还有最常用的指责:非法狩猎的日渐增加正在威胁大象和犀牛等物种的生存。

但是,在肯尼亚,人们已开始实施一项创新性大范围保护措施。这项称为“犀牛方舟”(Rhino Ark)措施从肯尼亚中部的亚伯达(Aberdare)山区开始,初衷是为了保护高度濒危的黑犀牛免遭偷猎,并得到了最有可能反对它的人——肯尼亚产量最高的农场地区的本地居民的支持。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1988年,环保人士决定筹资兴建电网以保护毗邻小农农场的亚伯达国家公园。这条电网是为了防止人类闯入保护区和国家公园栖息地的退化。但它也保护了农民,此前他们的庄稼常常被大象和其他野生动物破坏。本地农民很欢迎这项措施,这促使肯尼亚决定将电网范围扩大,将整个亚伯达山区包括进来。

亚伯达山区包括2,000平方公里的天然森林和水源汇集区,以及一个国家公园,对肯尼亚来说至关重要。肯尼亚的四条最大河流分别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汇聚在此,为大城镇提供水和电力,包括首都内罗毕。在山区地势较低的地方生活着四百万农民,接受着肥沃的土壤和充足的降水的馈赠。山脚和高坡出产了肯尼亚30%的茶叶和70%的咖啡。

21年来,环绕亚伯达的电网的建设可谓费尽心思,其资金主要来自肯尼亚企业、个人捐赠和创新性筹资活动。后者包括一项名为“犀牛冲锋”(Rhino Charge)的筹资运动,这次越野车比赛吸引了肯尼亚公众的想象力,每年筹资超过100万美元。但是,到2009年电网全部建成时,时任总统齐贝吉(Mwai Kibaki)的政府已成为最重要的合作方,肯尼亚野生动物协会(KWS)和肯尼亚森林协会(KFS)也深深卷入了这一工程。

在肯尼亚政府的支持下,犀牛方舟得以将注意力转向其他有森林覆盖但已退化的地区——比如鸟瞰纳伊瓦沙湖(Lake Naivasha)马乌林地(Mau Forests Complex)厄布鲁山(Mount Eburu)和饱受人与野生动物冲突困扰的世界遗产肯尼亚山(Mount Kenya)。45公里长的厄布鲁山电网去年完工。肯尼亚山电网长达450公里,比亚伯达工程还要长,目前正在迅速推进中,已完成80公里。

当然,建设电网只是开始。电网必须得到管理和维护(比如,亚伯达山区最初建设的一些电网桩已经需要更换),还必须保留野生动物迁徙通道,当地社区也需要支持。所有地区都由电网空中和地面巡逻队负责监督——这项长期监督活动将带来巨大的成本。

但是,收益也是巨大的。电网能够向当局报警任何偷猎事件——特别是大象、犀牛和山地紫羚等濒危物种。后者现在只生存于亚伯达、肯尼亚山和包括厄布鲁山在内的马乌林地。

在所有电网和森林保护区都存在当地社区。事实上,他们是电网的守护者,负责清理周边植被和修复因野生动物和其他因素造成的损坏情况——并在此过程中学习新技能。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长期目标是永远保护这些关键森林。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肯尼亚正在建立捐赠基金,由犀牛方舟、KWS和KFS,以及来自地方社区的代表共同商议。所谓的(当地)信托契约将负责管理这些资金,最终用于电网的维护。亚伯达信托契约已于去年10月生效。

该地区勤劳的农民现在已经看见与电网共存所带来的新价值。自亚伯达电网完工以来,当地农民的土地价值翻了两番。一百多年来,他们第一次可以平静地耕种土地,他们的孩子可以往返学校而不必担心受到野生动物的袭击,而环境保护也已列入学校课程。主要教训显而易见:好的隔离对所有人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