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伊斯兰世界被摈弃的复兴

孩子们常常玩一种游戏。大家围成圈坐好,其中一个向身旁的孩子说点悄悄话,然后对方再把听到的话转述给下一个孩子,以此类推,循环一周。当最后的孩子把听到的话转述给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其内容已经和最初大相径庭。

伊斯兰教内似乎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先知穆罕默德建立了一个——且是唯一的一个——宗教。然而今天说不定有一千种宗教自称是伊斯兰教。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对教义的不同诠释使穆斯林成了一盘散沙,不再扮演他们曾经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相反,他们变得虚弱,饱受迫害。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分歧如此之大,相互指责对方的追随者是叛教者,是卡菲尔(Kafir,阿拉伯语,意为“异教徒”—译者)。他们坚持认为对方的宗教不是伊斯兰教,对方的信徒不是穆斯林。这样的看法促成了两败俱伤的战争,导致数百万人死去——而且死亡并未停止。

即使在逊尼派和什叶派内部也存在着进一步的分歧。逊尼派内有四位伊玛目,什叶派有十二位,其教义各不相同。此外还有其他的派别,包括德鲁兹派、阿拉维派和瓦哈比派。

我们的乌理玛(宗教导师)教导我们不得对教义质疑。伊斯兰教是一种信仰。我们必须要相信它。逻辑和理智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地。但是伊斯兰教的每一个教派都认为别的教派错了,这时,我们必须相信的到底是什么?古兰经毕竟只有一本,不是两本或三本,更不是一千本。

古兰经说,穆斯林是所有信奉“安拉是唯一真神,穆罕默德是他的使者”的人。如果不添加其他条件,那么所有赞同这些训律的人都必须被当作穆斯林。但是我们穆斯林喜欢从古兰经以外的地方推导出新的条件,结果我们的宗教的统一性被破坏了。

然而最大的问题或许在于伊斯兰教的教义研究——以及伊斯兰宗教生活的很大一部分——与当今世界其他地方的日益隔绝。我们生活在注重科学的时代,人们能够见微知著,能够听见和看到发生在外太空的事情,能够克隆动物。所有这一切似乎都与我们对古兰经的信仰相矛盾。

这种情况的形成是因为那些诠释古兰经的人只有宗教及其戒律和修行上的学问,常常不能理解今天的科学奇迹。他们颁发的法特瓦(伊斯兰戒律方面的法令)不合理,不能为具有科学知识的人所接受。

例如,一位渊博的宗教导师拒绝相信人类已经登陆月球。还有些人则断言世界是2000年前创造出来的。宇宙的年龄和用光年计算的距离——这些是仅仅接受过宗教训练的乌理玛无法理解的东西。

这种无知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如今这么多穆斯林的悲惨境遇。今天穆斯林受到的压迫、屠杀和侮辱之所以发生正是因为我们的软弱,不像过去的穆斯林。我们可以感受到迫害,可以谴责压迫者,但是要制止这种压迫,我们还需要反省自身。为了自身的利益,我们必须改变。我们不可能要求那些恶意诽谤我们的人为了穆斯林的利益而改变。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过去,穆斯林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学识渊博。穆罕默德的训诫是要读书,可是古兰经并没有说要读什么书。的确,当时并没有“穆斯林学术研究”,因此读书就意味着拿到什么读什么。早期的穆斯林阅读了伟大的希腊科学家、数学家和哲学家的作品。他们还研究了波斯人、印度人和中国人的作品。

其结果就是自然科学和数学的繁荣。穆斯林学者补充了新的知识,开创了新的学科,如天文学、地理学、以及数学新的分支。他们还引入了数字,使人们能够进行直观又无限的计算。

但是在15世纪左右,伊斯兰世界的学者开始在科学研究中固步自封。他们开始专攻宗教,坚持认为只有学习宗教——特别是伊斯兰宗教法学——的人才能为死后积累功德,结果造成理性的衰退,而欧洲却在这个时刻开始飞速发展自然科学和数学知识。

于是,在穆斯林世界理性衰退的同时,欧洲人开始了文艺复兴,发展出更好的办法来满足自己的需要,包括武器的制造,并最终凭借这些成就支配了整个世界。

与此相反,穆斯林忽视、甚至排斥所谓世俗科学和数学的研究,从而严重削弱了自卫的能力,并且这种短视的行为至今仍是穆斯林受到压迫的根本缘由。许多穆斯林还在谴责现代土耳其的奠基人穆斯塔法·凯末尔,因为他曾尝试使他的国家现代化。但是如果没有凯末尔,土耳其今天还会是穆斯林的吗?穆斯塔法·凯末尔的敏锐眼光拯救了土耳其的伊斯兰教,也为伊斯兰教拯救了土耳其。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对古兰经真正的基本教义的不理解和误读给穆斯林带来的只有灾难。将阅读的范围限制在宗教作品上,忽视现代科学,我们摧毁了伊斯兰文明,在世界上迷失了方向。

古兰经说:“安拉不会改变我们不幸的境遇,除非我们自己努力改变它。”许多穆斯林还在忽视这句话,只知道祈求安拉拯救我们,重现我们失落的辉煌。但是古兰经并不是挂在脖子上用来辟邪的护身符。安拉帮助思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