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tiglitz262_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_stock market 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相关利益者资本主义真的卷土重来了吗?

纽约—四十年来,美国的主流思想一直是公司应该实现股东价值最大化——即利润和股价最大化——无论其他,无需顾及工人、客户、供应商和社区会怎样。因此,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商业圆桌会(Business Roundtable)成员几乎全体一致签名发表声明支持相关利益者资本主义,着实令人震惊。毕竟,他们都是美国最强大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们告诉世界,做生意不能只顾利润。这个转变有点大。真的吗?

自由市场理论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名声不仅来自其传播股东至上思想,也因为让这一思想写入了美国法律。他,“企业有且只有一项社会责任——使用它的资源,参与能够增加利润的活动。”

讽刺的是,弗里德曼提出这些思想后不久,亦即它们流行开来,并写入公司治理法前后——好像它们是基于可靠的经济理论似的——桑迪·格罗斯曼(Sandy Grossman)和我在20世纪70年代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指出股东资本主义没有最大化社会福利。

当存在重要的外部性,比如气候变化;或者当公司毒害我们呼吸的空气或我们饮用的水源时,这显然是正确的。当它们推出含糖饮料等不健康食物,导致儿童肥胖;或者推出止痛药,导致阿片危机;或者剥削不谨慎者或弱势群体,比如特朗普大学(Trump University)和其他许多美国营利性高等教育机构时,这显然是正确的。当它们利用市场权力营利,比如许多银行和科技公司时,这显然也是正确的。

但它们的正确性不止于此:市场可以让企业变得短视,而对工人和社区投资不足。因此,如果理应为我们带来经济运行洞见的公司领导人终于看到了现代经济学之光并以此为指引,这让人大松一口气,尽管这道光已经亮了40年。

但这些公司领导人是真心实意的吗?还是说,他们的声明只是他们面对自己的各种恶行所造成的公众不满的故作姿态?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企业的第一责任是纳税,但在新公司愿景的签署者中,主要逃税分子赫然在列,其中就包括苹果公司,很显然,它仍在利用泽西(Jersey)等避税港。还有一些人支持美国总统特朗普的2017年税法,该法替公司和亿万富翁减税,而在完全落实后,将提高大部分中产阶级家庭的税收,导致数百万人失去健康保险。(而与此同时,美国在主要发达国家中不平等性最高,健康最差,预期寿命最低。)这些企业领导人振臂高呼,纳税可以带来更多的投资和更高的工资,但工人们得到的只是残羹冷炙。大部分钱没有用于投资,而用于股票回购,而这只能有利于股东和接受股票激励机制的首席执行官。

更广泛的责任感让公司领导人欢迎更强的监管以保护环境,巩固雇员的健康和安全网。一些汽车公司(本田、福特宝马和大众)已经这么做了,支持采取比特朗普政府所想要的更严格的监管,而特朗普想要破坏前总统奥巴马的环境遗产。甚至有的软饮料公司执行官为他们在儿童肥胖中所扮演的角色而羞愧——他们知道,这往往会导致糖尿病。

但尽管许多首席执行官可能确实想要做正确的事(或拥有做正确的事的家人和朋友),他们也知道自己的竞争对手未必想。竞技场必须公平,以确保有良心的企业不会被没有良心的企业利用。因此,许多公司希望采取反贿赂监管以及保护环境和职场健康和安全网的规则。

不幸的是,许多大银行——它们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不在此列。2010年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立法墨迹未干——该法案收紧了监管,以降低重现危机的可能性——银行就开始运作取消其中的关键条款。这些银行包括JP摩根大通,其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正是商业圆桌会现任主席。毫不奇怪,在美国的金钱驱动政治的模式下,银行能够取得巨大的成功。危机十年后,一些银行仍在与被它们的不负责任和欺诈性的行为所伤害的人打官司。它们希望,财大气粗的它们能熬死索赔者。

当然,美国最有权势的首席执行官们的新立场是值得欢迎的。但我们必须等待,看看有没有后续“表演”,或者他们是不是认真的。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立法改革。弗里德曼的思想不但给了贪婪的首席执行官完美的接口为所欲为,也导致公司治理法将股东资本主义写进了美国和其他许多国家的法律框架。这一点必须改变,以使公司不但可以,事实上必须考虑它们的行为对其他相关利益者的影响。

https://prosyn.org/roc9dE2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