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绿色数字金融

北京—数字金融已经成为一场出乎人们意料的革命,因为它让低成本金融包容(financial inclusion)成为可能。拜新金融技术所赐,消费者可以无缝购物,移民可以以低廉的成本将血汗钱汇给家庭,小企业可以通过大数据驱动的资料审核过程在几分钟之内就获得信用,储蓄者也可以自主配置投资。但如果金融技术要想充分实现潜能、推动这项全球公共品的普及,就需要考虑另一个因素:环境。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最近发布了一份名为《金融技术和可持续发展:影响评估》(Fintech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ssessing the Implications)的报告,探索了应该如何利用数字金融来赢得环境收益。报告指出,通过降低成本、增进效率,金融技术已经开始动员绿色金融,让穷人能够通过创新性支付系统获得清洁能源,也便利了富人和穷人的绿色储蓄。

比如,瑞典初创企业Trine让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储蓄者能够为数千公里外的农村地区的分布式太阳能系统提供资金。肯尼亚的M-KOPA利用获得巨大成功的国内移动支付平台M-PESA,让贫困社区也能获得清洁能源。其他实验则突显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绿色潜能。

这些项目的回报可能是巨大的——对家庭、对金融服务提供商、对经济、对环境都是如此。带着这样的概念,由多家数字金融公司组成的绿色金融协会(Green Digital Finance Alliance)在今年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宣布成立。

协会的创始者之一蚂蚁金服是一家移动支付平台,仅仅在中国就有4.5亿用户。该组织目前正在与UNEP合作,开发了实验性的“绿森能源”应用,奖励用户的低碳行为。

金融技术也是一场更加广泛的数字革命的一部分。这场革命还包括了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和人工智能。这些技术让我们能够记录和追踪产品——甚至是钱本身——的生命周期,从而精确了解它们如何使用,如何融资,对环境造成什么影响。因此,蚂蚁金融的新绿色能源应用将金融交易数据换算为隐含的碳排放。这一方法若能扩展到更多支付平台,能够让数亿个体参与进来,将节碳落实到日常生活方式的选择上。

所有革命都会出现意料外的成本,也很有可能出现波动甚至夭折。金融技术革命也不例外。盗版的损失是最显而易见的风险;事实上,尽管进行了各种保护,但盗版仍然难以避免。此外还有一些比较隐蔽的风险,它们来自现有市场的破坏。记者兼作家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在畅销书《高频交易员》(Flash Boys)中强调,高频交易给笨拙的二十世纪退休基金所带来的财务回报风险影响深远。

另一个受害者是监管,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如此,因为决策者很难判断如何管理日益复杂、动态和虚拟的���融系统。另一个风险是速度和大数据所带来的商品化效应可能破坏可持续发展的条件。

这些风险尽管难以消除,但是可以减轻。特别是监管者需要高速运转起来,尽其所能跟上快速变化的金融环境。但它们的目标不应该仅仅是防止金融技术风险,还应该着眼于引导它,以使其充分实现潜能。比如,金融技术应该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协调——实现这一点需要新的标准。市场创新和合作。

世界各国应该将数字金融纳入可持续发展融资计划。绿色金融协会等组织可以为这方面的努力提供支持——通过动员金融机构及其相关利益方的合作行动。

多边措施亦很重要。今年,G20将在德国的领导下关注构建恢复力、改善可持续性、承担气候变化责任——数字化是这些领域解决方案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类似地,G7将在意大利的领导下探索如何为中小企业提供“绿色”融资,利用好金融技术推动的创新。

在正确方针的指引下,金融技术可以用来强化经济和社会,同时有助于保护环境。幸运的是,今年很有可能成为绿色金融时代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