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阿拉伯教育的自由差距

巴黎—关于阿拉伯世界的教育的讨论很少关注上学在改变社会和政治习惯方面的作用。这是不幸的,因为平均而言,与世界其他部分的公民相比,受过教育的阿拉伯国家公民的政治和社会束缚要大得多。如果阿拉伯社会要想变得更加开放,经济上更有活力,它们的教育系统就必须接受并推进与这一目标相符的价值。

差距反映在世界价值调查(WVS)中。WVS是一项全球观点调查,可用来比较不同国家的各种价值。最近,WVS调查了12个阿拉伯国家——约旦、埃及、巴勒斯坦、黎巴嫩、伊拉克、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卡塔尔、也门、科威特和利比亚——和47个非阿拉伯国家。结果让我们第一次得以将阿拉伯世界中相当大比例的居民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公民相比较。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WVS衡量四种颇能揭示问题的政治和社会价值:对民主的支持、对公民参与的准备、对威权的服从,以及对作为性别歧视基础的父权价值的支持。一个典型的国家,随着它日益富裕、教育程度日增、政治日益开放,对民主的支持和对公民参与的准备也会增加,而对威权的副总和对父权价值的支持则会降低。

但是,数据揭示,发展水平相近的阿拉伯国家落后了。阿拉伯人对民主的偏好较低(差距为11%),公民活跃程度较低(差距8%),更尊重威权(差距11%),也更强烈地接受父权价值(差距为惊人的30%)。

阿拉伯世界的两个特征能够解释这一差距:穆斯林人口占主要地位,以及过去50年来该地区大部为极权政府所统治。

据WVS,笃信宗教确实增加了保守主义,但在阿拉伯国家比世界其他地区更甚。虽然,考虑到阿拉伯人宗教信仰得分是其他地区人民的两倍左右,这一因素确实部分解释了该地区的保守主义。但更有趣的是教育在促进阿拉伯世界社会和政治开放中所起到——或未起到——的作用。

阿拉伯国家和世界其他地区最大的差异可以在受教育人群中找到。以民主偏好为例。在这一指标中,拥有大学学位的阿拉伯人和非阿拉伯人之间的差距为14%,拥有中学学历的群体之间只有5%。类似的效应在其他三种价值上也可以遇见。看起来,教育对阿拉伯国家社会价值的影响要低于其他地区——大约低三倍。

因此,寻求促进阿拉伯世界开放的人不应该将重点放在伊斯兰教的影响,而应该放在该地区居民所接受的教育上。事实上,对于社会价值上所观察到的差距的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教育被用意地利用为灌输工具,其目的是巩固独裁政府。

事实上,20世纪60年代引入平民教育后,阿拉伯世界的教育的目的是为自上而下的民族主义工程服务。接着,20世纪70年代,在国家领导的现代化措施失败、政府日益高压化后,教育政策被注入保守的宗教价值——首先是为了对抗左倾反对派,后来是为了与本土伊斯兰教集团竞争。

对该地区教育体系的教育学文献综述揭示了这些教育体系在多大程度上是为了灌输而设计。它们大多具有机械学习的特点,不重视分析能力,过度注重宗教主题和价值,遏制自我表达因而有利于盲从,学生也不参与社区事务。这些特征无不有利于增加服从,制约对威权的质疑。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一个矛盾之处是世俗政权负责进行伊斯兰化教育。但如果将此视为利用地方文化特征强化灌输政策(和中国的做法一样)的尝试,那么它也是有意义的。指责社会所传承的地方文化无济于事。认识到专制政权为了自身生存而有意地中和教育的现代化潜力指出了一条前进道路。

对阿拉伯世界来说,不幸的是这是一条非常窄的道路。精英不会愿意进行教育改革,如果这样做会让他们的生存受到威胁的话。公民社会活动需要通过斗争改变作为教育体系基础的价值,方法可以是鼓励公民参与、传播民主原则、支持性别平等和促进多样化和多元主义。只有通过确保这些价值在每一所学校深根发芽,它们才能茁壮成长,改变阿拉伯社会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