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二十国集团的气候领导时代

巴黎——2016年伊始,美国仍被公认为最有资格领导全球气候变化之战。作为2017年二十国集团主席,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一直期望美国协助推动全球经济的深层次转型。即使在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之后,默克尔仍然对其适用了无罪推定,抱有一线希望地期待美国或许仍将在降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领域发挥领导作用。

但默克尔和特朗普首次面对面的会晤未能发表任何实质性声明,而且他们的肢体语言显示未来对话的前景并不光明。特朗普的口号“美国优先”似乎意味着“只考虑美国”。

通过扭转前任的二氧化碳减排政策,特朗普正在推翻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所体现的新的全球合作治理模式。签署该协定的国家承诺分担全球经济和技术转型的风险并共享由此带来的收益。

特朗普的气候变化政策对美国和世界民众而言绝非好的征兆——许多美国民众现在正在动员抵制特朗普内阁。但世界其他国家仍将建立有弹性的低碳系统。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参与者正使得即将到来的经济转型不可避免,而且他们的日程绝不会因为美国新政府的反复无常而改变。中国、印度、欧盟以及许多非洲和拉美国家仍然采用清洁能源系统。

只要这种现状得以维系,企业、当地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将继续推行低碳战略。可以肯定,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带来新风险和新成本,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但他将无法成功延长化石燃料时代。

但美国实际退出巴黎协定仍然是一种颇具威胁性的进展。如此重要的参与者缺席气候变化之战有可能破坏新形式的多边主义,即使随着全球公众舆论指责美国导致气候保护的活力重新被激发出来。

更加迫在眉睫的是,特朗普政府带来了重大金融风险,有可能阻碍应对气候变化的工作。特朗普提出的预算将限制对清洁能源开发和气候研究的联邦资助。同样,他近期的行政命令将最大限度地压缩美国企业碳足迹的财务成本,因为他改变了“碳��会成本”的计算方式。而且,他的内阁坚持应当将气候变化从二十国集团财长联合声明中删除。

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不久前所指出的那样,这些不明智的决策对美国经济和全球稳定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美国金融系统在世界经济中发挥着主导作用,而特朗普却希望将我们带回一个投资者和公众在金融决策时丝毫不考虑气候变化风险的时代。

2008年来,美国和二十国集团所采取的监管措施一直致力于提高透明度,并促使我们更好地理解气候变化可能为全球金融体系带来的系统性风险,特别是与气候变化和化石燃料依赖相关的风险。开发更为严格的透明度规则和更为准确的风险评估工具一直是金融界本身的首要任务。实施这些新规则和新工具可以加快从化石燃料项目撤资的总体趋势,确保向更有弹性的清洁能源经济平稳过渡,并为长期投资者提供信心和对未来的明确评估。

鉴于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金融风险不断扩大,抵制特朗普撤销华尔街透明度规则的行政命令应当成为我们的首要任务。沃伦·巴菲特和黑石资产管理公司已经警告气候变化投资风险的事实表明这场战役还没有失败。

设立二十国集团是个不错的想法。现在,二十国集团决不能在最大的挑战面前退缩。现在要依靠默克尔和其他二十国集团领导人顶住美国(和沙特)的压力,并坚持推进气候行动。他们可以依靠世界某些大型投资机构充当他们的盟友,这些机构似乎同意需要某种过渡性的自律框架。其他世界领导人也有义务对特朗普采取一致的对策,并继续推进建立兼容各种金融体系的新发展模式的工作。

与此同时,今年即将庆祝《罗马条约》签订六十周年纪念日的欧盟现在有机会思考希望建设什么样的未来。这肯定是困难的时刻;但我们仍然可以决定自己希望在什么样的世界中生活。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