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dd14_getty Images_recovery Getty Images

复苏需要发展援助

阳光海岸—今年年初,当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中国武汉并开始在西方国家流行时,我警告说,这场危机可能会在许多发展中国家也将面临同样的挑战,给我们所有人带来严重且长期的后果。遗憾的是,预测成真了。

截至10月中旬,印度有望超过美国成为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总数最高的国家,拉丁美洲世界上因2019冠状病毒病死亡人数最多的地区。世界银行警告说,这种流行病仅在今年就可能使亚洲约5000万人和非洲约30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将导致20多年来全球极端贫困率首次上升。

此次危机还加速了其他一些已经发生的令人担忧的变化,包括中美关系的摩擦升级,保护主义的抬头,以及碳密集型复苏,这有可能使世界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斗争中倒退。所有这些趋势将使大流行前的发展议程更加难以实现。

在全球层面上,确保各地弱势群体得到保护是一大挑战。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世界将变得更加危险,全球经济强劲复苏的前景将严重受损。

从以往经验判断,我认为当下时刻非常关键。即使在十年前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我国政府仍然坚定地承诺将澳大利亚的对外援助预算提高到国民总收入的0.5%。不幸的是,这一改变被推迟了,澳大利亚的对外援助已经下降到不到这个水平的一半——这是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

值得赞扬的是,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政府在2013年采取了类似的行动方针,即使在紧缩政策之下,仍在立法中承诺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DGs)所要求的占国民总收入0.7%的援助目标。 甚至在更早的时候,在2009年4月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我国政府与英国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合作,以确保尽管发生危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仍重申其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承诺。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_thegreenrecovery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Green Recovery special-edition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作为掌握财政大权的人,立法者在确保各国政府在紧急保护本国人民免受这一流行病带来的毁灭性健康和经济后果的同时,让其仍然不忽视发展议程方面发挥着尤为重要的作用。

好消息是,一些国家的政府,尤其是在欧洲,已经意识到此时增加外国援助的重要性。 坏消息是,联合国秘书长呼吁为世界上最贫穷国家提供20亿美元恢复基金的目标尚未实现,还有重要任务组织比如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该组织负责帮助发展中国家的疫苗部署)等也没有在任何地方获得所需的尽可能多的支持。 对于解决危机至关重要的其他发展需求,尤其是水和卫生设施,也迫切需要关注。

在大流行期间,增加发展援助不仅是一个正确的做法,也是促进本国经济复苏的明智策略。但一些国家增加的对外援助显然被其他国家的行动抵消了,尤其是美国,它在这场危机中削减了援助,包括对世界卫生组织等关键机构的援助。

问题是,我们常常把外国援助视为施舍,而不是通向繁荣的垫脚石。我在澳大利亚提出了这一点,那里的经济复苏将依赖于整个亚洲更广泛的复苏。澳大利亚严重依赖地区贸易,国际教育已成为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产品:该国六分之一的大学生来自亚洲。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的领导下,IMF一直处于缓冲疫情对全球经济、特别是对世界上最脆弱人群冲击的最前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从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吸取了教训,已经向有需要的国家提供了1,000多亿美元的金融援助。

尽管如此,我们仍可以对国际金融体系进行更多改革,使我们走上全球全面复苏的道路。例如,我们需要确保,目前增加对IMF的支持,不能被视为一次性注入,而是努力提供更多长期资源的开始。同样重要的是,在某个时候,成员国份额的分配必须重新调整,以增加有活力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在IMF决策中的权重。

与此同时,G20和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等组织采取的行动至关重要,它们已经允许40多个国家暂停偿还债务,让它们不必在还债和拯救生命之间做出艰难选择。但放贷机构目前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提供更系统性的救助,而不是在危机似乎已经过去、或在自身经济复苏或国内利益需要时,直接重启债务偿还进程。

我们能否从这场危机中走强或走弱,既取决于政府为本国人民作出的决定,也同样取决于影响其他国家人民的决定。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各国政府从全球公民的角度出发采取行动。

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议会网络最近发表了本文的详细版本。

Translated by Meng Shan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aVoMk1U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