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全球财政积极主义日程

伦敦—本月日程中有两个重要事件:11月8日美国总统大选,以及11月23日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首次发布秋季报告(Autumn Statement)。显然,后者作为事件没有前者重大,但它的所产生的重要后果绝不止于英国。

今年截至目前,经济学一直在与情绪作斗争,如美国大选中的人身攻击、英国选民决定退出欧盟等。但不论是美国还是英国——以及其他国家——我们可以预期还能看见更多积极财政政策,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方面。

在9月G20峰会公报中,G20集团领导人一再提及通过基础设施投资刺激世界增长的措施,并提出要进行更多货币、财政和结构性政策协调。尽管来自美国和中国的最新数据——令人惊讶地,也包括欧元区和英国的数据——表明四季度GDP增长可能较今年早前的萎靡表现有所改善,但采取新政策强化世界经济仍然很有必要。

我最近负责领导英国抗生素耐药性评估(Review o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AMR评估),并且长期以来一直在深入思考教育措施,我认为现在应该采取更加冒险的措施应对长期和周期性挑战,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D. Sachs)的最新评论《可持续投资论》(The Case for Sustainable Investment)让我更加确信决策者和重要发展融资机构面临着巨大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