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afrasmussen15_ Oleksii Liskonih Getty Images_japaneuflag Oleksii Liskonih/Getty Images

构建欧日希望同盟

东京—日本和欧盟相隔万里,但前所未有地紧密。欧洲的长期跨大西洋关系正在受到考验,中国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欧洲在太平洋寻找观念类似的同盟。没有比日本更好的了。

欧盟-日本关系超越了纯粹的利益:这个关系是基于共同的自由、民主和开放市场价值观。如今,这些价值观正在遭到威胁。美国已决定不再充当世界领导人,而采取了交易思路,而中国正在挑战邻国的民主,改写为了保持和平和全球稳定而设计的国际规则。

面临中国的修正主义和美国的全球撤退,欧洲缺少地缘政治优势和统一性来承担美国作为基于规则的多边秩序的捍卫者的角色。因此,欧洲需要日本这样的友邦,而现在正是升级双边关系的时机。

幸运的是,欧盟和日本都已经打好了重要的基础。最近的自由贸易协议,以及不断升级的战略合作关系,向全世界孤立主义者释放出一个信号。大约74,000家欧盟公司——其中78%是小企业——目前有对日出口业务,55万欧盟人为日本企业工作。欧盟和日本同为世界前四大经济体,它们之间的贸易协定将强化共赢关系。

如今,欧洲和日本应该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在共同利益领域采取联合行动。其中四大领域尤其突出:全球贸易、数据和数字规范、非洲投资以及亚洲的联动性。

第一个问题是世界贸易组织,它急需改革。诚然,世贸组织的核心原则仍然成立,尽管某些世界领导人对它说三道四。但该组织的机制需要升级,以应对中国改写全球规则的尝试——中国这么做,是为了让其国家支持的巨头主宰亚洲、非洲和欧洲工业部门。与此同时,美国的应对之道是发动贸易战,而贸易战只能一损俱损。另一方面,欧盟-日本贸易协定表明存在更加积极的、能够促进增长的前途。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事实上,互惠应该成为一切欧盟贸易和投资关系的基础。我们希望与中国做交易,但需要建立在公平平等的规则上,不能对中国购买战略资产和科技知识,进而在某些欧盟成员国建立影响力的做法掉以轻心。在欧洲,我们才刚刚开始警觉到这一风险。

在数字规则方面,欧盟和日本已经理顺了各自的数据流标准。这已经带来了“妥善的决定”,允许数据自由流动,同时公民能够掌控个人数据。

在未来几十年,人工智能、面部识别科技和5G移动网络的进一步扩散将让这些挑战变成生存威胁。在十九世纪,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在二十一世纪,谁制定全球数字规范,谁就统治世界——而做到这一点的必须是民主国家。在这方面,欧盟和日本也正好处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制定有益的全球标准的前沿。

因此,欧盟应该接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动议,用欧盟-日本数据流动协定作为构建全球协议的“金本位”。英国政府也在研究在其脱欧后协议中写入这一选项,这样就能够达到临界量,吸引美国也加入进来。这一新的“数字民主核心会议”应该致力于阻止中国改写互联网以使其契合它的极权主义。

在非洲,欧洲使用的是规则体系,而中国挥舞着支票。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于投资制定了严格的条件,而中国的要求非常不透明。结果,中国成为许多非洲国家的最先贷款人,并借此建立了一批附庸国。

许多欧盟成员国对于非洲有着历史联系和义务,但投资于非洲的发展同样符合日本的利益。欧盟和日本有共同的渴望看到非洲发展出法治的开放自由市场经济。我们应该寻找在该领域合作的方式。

类似地,欧洲应该支持改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民主盟国之间联动性的措施。特别是,重要的印度洋-太平洋经济走廊工程旨在通过强化商业和交换基础额设施,支持亚洲主要民主国家。因此,它显然与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针锋相对,后者纯由自力驱动。正如投资于非洲符合日本的利益,欧洲投资于印度洋-太平洋联动性亦然。

欧盟正在试图变得更有主权,因为它感到被夹在两个模式对立的超级大国中间。面临强大的地缘政治阻力,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建设一个基于保护主义和战略撤退的“欧洲堡垒”。但必须反其道而行之:欧洲无法取得主权,除非它团结思维类似的盟国捍卫共同价值。

我早就指出,日本是全球自由和民主斗争中的关键合作伙伴。作为北约秘书长,我自豪于和安倍签订了合作伙伴协议。对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协议:这是一个信号,说明了民主应该在与专制的斗争中团结一致。

如今,欧盟和日本必须做到这一点。深化我们的共同友情是民主世界的最佳机会。

https://prosyn.org/F92YDh8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