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教育欧洲

教育在结束欧洲分裂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四十年前,查尔斯•戴•高乐和康拉德•阿登纳批准为两国的儿童分别编写新的课本。使用新课本有助于结束法德之间一个世纪以来的对抗状态。

当今的挑战需要我们积极地采用这样的教育政策。随着10个来自中、东、和南欧的国家在五月加入欧盟,欧盟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方面将会变得前所未有地多元化。这无疑会带来新的机遇,但同时也会催生新的风险。因为一个扩大的欧盟在两个月内就会变成现实,所以我们必须树立文化谅解的观念从而帮助新成员国顺利地融入欧盟大家庭。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一些欧盟长期奉行的价值观在传达给新成员国时应该相对容易。在十年前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欧盟的成员国们一致同意尊重所有成员民族的历史、文化和传统。在最近的第一轮谈判中未被接受的欧盟宪法草案不仅承诺尊重文化传统,还责成欧盟采取积极的措施保护、维持和发展欧洲的文化和语言多样性。

然而只有在各成员文化都不闭关自守的情况下,欧洲才能完成这项任务。在一个交融而开放的欧洲,就不会有对外来文化的抵制;接触是不可避免的。多样性必须是充满活力的,这就意味着在树立我们自己的文化独特性的同时还要学习与其它的地区和思维方式相融相处。歌德在其戏剧《塔索》中已提到过这一点。他大声疾呼:"比较你自己!了解你是谁!"

确实,欧洲人只有对外来事物持开放的态度才能够成功地建立一个更为广泛的欧洲。恐外是教育失误的信号-是心胸狭隘和不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表现。因此,与其寻求一种欧洲同一性,还不如达成共同的教育目标以加强欧洲人对于作为其兄弟姊妹的"他人"的意识。

对知识的渴望、与世界交流的欣喜和对不同民族文化的同理心是确保我们能异中求同,同中存异的基本素质。宽容和使用多种语言的素质同样不可或缺。只有那些熟悉欧洲历史并积极地与准成员国就欧洲的现实和未来进行探讨的人才能在不同的文化和宗教之间担当桥梁的作用。

这还意味着批评和容忍批评的能力。欧盟现有的成员国不但要能够容忍来自西方文明的中、东和南方的欧洲人的批评,还要在制定政策时考虑到这些批评。

成功的教育教会我们在对待他人时不论宗教、种族、出身和性别而一视同仁。成功教育的一个重要元素就是宽以待人的意愿。从心理学的角度讲,这种美德意味着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能力。

不同文化的成员之间交流失败的原因通常是因为我们对彼此的文化知之甚少。人们说旅行能开阔心胸,但要做到这一点仅凭地理位置的经常改变远远不够。要深入地了解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的世界观,就需要了解他们体验生活的方式。

一种更新的洞察告诉我们:使用多种语言的能力能够开阔我们的心胸。语言不仅仅是交流的工具。语言是文化。一种语言用以描绘某种思想状态、特征和环境的词汇就能向我们展示一些文化特性。

以德语为例,诸如 Weltschmerz , Weltgeist , Zeitgeist , Schadenfreude , Realpolitik , 和 Bildung 这些词在其它语言中都通常缺少与之等价的准确词汇。另外,学习一门外语也能促进我们对自身的新的认识。但最重要的是语言是我们通往其它文化的门户。到国外留学的倡议-如果可能至少为期一年-作为未来欧洲课程的一部分应该得到大力宣传和认真考虑。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当然,使用多种语言的能力,同理心,宽容和获取关于外来文化的知识不能像税收那样实施。但国家可以也应该为年轻人提供良好的伦理和政治教育,从而让他们有机会与不同的文化互动并认识和接受文化的平等。在探求公民意识的过程中,自由民主所依靠的是用榜样、信念和世界观指明前进方向的人和制度。

在一生中,我们需要无数次地让自己容忍与我们相左的观念和行为。这种宽容只能通过教育来维持。演员兼作家彼得·乌斯蒂诺夫对此有一个形象的描述:"教育是重要的,特别是在解除偏见方面。即便我们会不可避免地成为自己思想的囚徒,但至少我们可以确保自己的牢房摆设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