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埃博拉病毒及更多

华盛顿——美国和欧洲面对各自境内出现的几起孤立的埃博拉感染个案反应严重过度。这些惊慌失措的反应还不仅仅是没有任何用处。因为违反了基本科学原理,这些举措挑战了强制公共卫生行动的基本道德准则。而且在保护民众免遭埃博拉感染(更不要说防止未来发生类似的全球性健康危机)的问题上——如此做法的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过度反应最惊人的例子来自于美国,美国的第一反应是加强筛查来自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旅客。更成问题的是,某些州甚至对从埃博拉受灾国返回美国的志愿医疗工作者强制执行为期21天的隔离检疫政策。幸运的是,隔离检疫令所引发的政治风波很快迫使某些州长放宽了这项政策。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发达国家现在应当认识到保护民众免遭埃博拉病毒侵袭的最佳方法是协助阻止病毒在西非的传播。而这首先需要在埃博拉肆虐最严重的三个国家长期执行“强化反应”政策。上述反应政策必须得到充足(且大额的)资金支持;派遣训练有素的医生、护士和社区卫生工作者;并提高当地诊断、治疗、追踪接触者和隔离感染者的能力。

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事实上,缺乏有勇气的领导人已经使国际社会针对当前埃博拉疫情的有效反应来得太迟,从而大大增加了这次危机所付出的代价。

除了阻止埃博拉蔓延,国际社会必须在未来可能的健康危险中吸取这次危机的教训,制定以证据为基础的有效可靠的早期举措。为此必须落实三项主要政策。

首先,世卫组织应当设立突发事件应急基金,一旦宣布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就可以启用。假使在埃博拉病毒爆发时存在基金支持最初的应急反应,世卫组织极有可能及时将其定性为一场国际突发事件。

事实上,世卫组织评审委员会曾于2011年提议设立这样的基金,当时的建议额度至少在1亿美元以上。虽然只占国际医疗援助不到0.5%的数额在经济上完全可以承受,但世卫组织最终还是没能实现这一目标。这项决策的愚蠢如今显而易见,同样显而易见的还有应当大幅追加应急基金金额至5亿美元。

有效危机应对策略的另一根支柱是由世卫组织牵头领导各国政府建立应急储备的医疗队伍,招募训练有素的医务人员,随时准备在资源稀缺的条件下实施快速部署。医疗保健体系薄弱(因此��别容易受到疫情爆发影响)的国家会因此得到必要的人力资源支持,从而迅速将医疗危机控制住

当然,国家建设卫生保健系统和保护民众健康的责任并没有因此减弱。因此防止未来爆发公共健康危机最后也最重要的步骤是设立国际卫生系统基金,以便在紧急状况下有效做出反应,并且在平时提供全面的医疗卫生服务。上述基金应隶属于2005年签署的国际医疗卫生条例框架,并且在民众健康权的基础上推进全民医疗保健服务。

政府还应当拨出充足的国内资金实现上述目标,比方说非洲国家首脑切实履行2001年阿布贾宣言承诺,拿出国家预算的至少15%投资公共卫生部门。但对于低收入国家来讲,如果没有国际基金的长期协助,建立强效医疗卫生系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鉴于设立上述基金需要在低收入国家投入数十亿美元的巨额资金,社会动员是争取必要政治支持的关键因素。从这个意义上讲,对抗艾滋病的全球对策——包括美国总统针对艾滋病的应急计划抗击艾滋病、肺结核及疟疾的全球基金——可以作为一种有效的模式发挥作用。

除建立健全的卫生保健基础设施外,各国政府还需要实行问责制,确保为民众提供健康服务。其中包括对资源进行公平、透明的管理、落实反腐败保障、对进度实施监控、促进民间社会参与和对失败进行问责。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某国际联盟正在推动签署全球医疗卫生框架公约,旨在促进地方、国家及全球范围内良性的健康监控。基于健康权原则的这项公约将为资金及其他责任的分配提供明确的指导原则。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疫情应当促使国际医疗卫生政策做出修正,推动建立快速反应机制和高效的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制定提供实现上述目标所需长期灵活投资的框架是一项明智高效、并且符合所有人利益的投资。这项人道主义政策将使世界各国受益,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