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重建世界森林

牛津——人类与森林一直是一种棘手的关系。我们靠它们来调节气候和降雨量、清洁空气和水、养活各种植物和动物及支持超过10亿人的生计。但我们不断毁灭它们,以至于现在仅保留了全世界原有森林覆盖的一半左右。

怎样强调砍伐森林的代价都不夸张。树木在生长时会消耗大量二氧化碳,这使它们在吸收能导致气候变化的汽车、工厂、发电站和牲畜所排放的温室气体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如果我们继续丧失森林覆盖,就不可能实现巴黎协议所规定的到2050年将全球变暖限制在(高于前工业时代水平)2摄氏度的目标。事实上,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恢复已经消失的大量森林覆盖。

重新植树造林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让农业用地逐渐荒废,然后等待它们自然恢复到森林状态。这种方法成本很低,但可能需要几十年才能看到效果。第二种方法更加积极主动:种植成百上千亿棵新的树木。

作为2014年签署的纽约森林宣言的一部分,各国政府承诺恢复数数亿公顷的森林面积。但因为当今绝大多数政府面临现金短缺,投资兑现这些承诺颇具挑战性。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必须力求让私营部门提供所需要的资金。

如果森林具有经济价值,人们更有可能种植森林而不是毁灭它。而且事实上,人类已经有数千年植树牟利的历史。今天,生产性森林覆盖面积超过10亿公顷,约占世界森林面积的四分之一左右。

这些森林出产燃料木材,而燃料木材占到树木砍伐的约一半左右。它们还能出产成衣材料、用于肥皂和润滑剂的油料、水果和可可等其他食品。对上述产品的需求持续增长,虽然不如计算机普及所造成的报纸印刷下降的速度快。

怎样才能提高对森林产品的需求?建筑业提供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机会。

木材一直就是重要的建筑材料,而且迄今为止,美国、斯堪的那维亚和东南亚部分地区的住宅建筑仍然使用木材。但今天多数建筑都使用砖石、砂浆和混凝土,而较大的建筑物则使用钢材——这些材料在生产过程中都会产生大量的碳排放。

虽然木材不太可能完全替代这些材料,但新型工程木材的竞争力却越来越强。其中有一种叫交叉复合木材(CLT),就是将多层木材用胶水粘在一起制造出与钢材或混凝土强度类似的板材,从而实现取代其他建筑材料。

人类确切了解利用木材削减二氧化碳排放的好处还需要进行更多研究。英国最著名的木结构建筑专家,建筑师安东尼·蒂斯特顿 - 史密斯提供了其中一种意见。他最近指出,虽然典型的英国家庭碳足迹约为20到21吨,但交叉复合木材建成的房屋其碳足迹为负19到20吨。换句话讲,每栋由交叉复合木材建造的房屋节约了四十吨的二氧化碳排放。如果今年英国需要建造的30万栋新房全部采用交叉复合木材建造,那么相当于路上减少了250万辆汽车。由此产生的气候效益可能十分巨大。

像许多气候措施一样,成本可能是实施的主要障碍。而且一份联合国报告显示,交叉复合木材在欧洲的价格高于混凝土。但交叉复合木材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从事这种木材生产的只有少数几家工厂。随着交叉复合木材供应链的不断发展,成本将必然像可再生能源那样随之下降。

此外,建筑商报告使用交叉复合木材建筑房屋的总成本已经与使用混凝土非常接近,因为它所需要的时间更少。毕竟,交叉复合木材不同于混凝土的优势在于它不需要时间凝固。

当然,完成这样的转变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必须克服来自生产传统建筑材料的既得利益者的压力,包括确保在补贴问题上能够展开公平竞争。此外,公众的关注——例如消防安全或预防疾病——必须得到解决,而且建筑商必须学习新的技能。最重要的是,必须大幅改善监管,以确保需求增加不会导致进一步的森林砍伐。

对许多国家而言,由此产生的经济机会应当足以让应对这些挑战所付出的努力成为值得。新种植的森林可以再造农业,而新工厂可以为投资者和企业家创造机会。政府和大型企业可以利用快速增长的绿色债券市场为早期过渡提供资金,包括建成用无人机和卫星成像系统监控不可持续砍伐行为的系统。

将经济发展与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相统一的机会非常罕有。但重新造林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必须通过以恢复植树为基础的建筑转型利用这次机会,因为树木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效的碳捕获工具。在这个“新木材时代”,我们要种树、用树盖房,并让我们的森林茁壮成长。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