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Blair Stefan Rousseau/Stringer

再访伊拉克战争

纽约—在经历了七年时间,12卷证据、发现和推论,以及一份执行摘要后,《伊拉克调查报告》——更普通的名称是《奇尔科特报告》(Chilcot Report,以其主席约翰·奇尔科特的名字命名)——终于向所有人开放了。很少有人会从头到尾通读它;光是执行摘要(大大超过100页)就长到应该对它也总结一份执行摘要了。

但如果该报告不被广泛阅读——以及更重要的,不被广泛研究——将是一件巨大的憾事,因为它包含了一些关于外交如何操作、政策如何制定、决策如何做出的有用洞见。它还让我们了解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决定及其后果为何是理解当今中东的核心。

该报告的核心主题之一是伊拉克战争本非非打不可,在开战时显然不是。开战的决策部分是基于错误的情报。伊拉克充其量最多只是逐渐积聚的威胁,而绝不是紧迫的威胁。除了动武以外,其他办法——主要是强化土耳其和约旦对联合国向为向萨达姆·侯赛因施压而采取的制裁执行不力的情况——基本上都没有进行细究。外交手段被急匆匆一带而过。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c5lSIG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