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再访伊拉克战争

纽约—在经历了七年时间,12卷证据、发现和推论,以及一份执行摘要后,《伊拉克调查报告》——更普通的名称是《奇尔科特报告》(Chilcot Report,以其主席约翰·奇尔科特的名字命名)——终于向所有人开放了。很少有人会从头到尾通读它;光是执行摘要(大大超过100页)就长到应该对它也总结一份执行摘要了。

但如果该报告不被广泛阅读——以及更重要的,不被广泛研究——将是一件巨大的憾事,因为它包含了一些关于外交如何操作、政策如何制定、决策如何做出的有用洞见。它还让我们了解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决定及其后果为何是理解当今中东的核心。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该报告的核心主题之一是伊拉克战争本非非打不可,在开战时显然不是。开战的决策部分是基于错误的情报。伊拉克充其量最多只是逐渐积聚的威胁,而绝不是紧迫的威胁。除了动武以外,其他办法——主要是强化土耳其和约旦对联合国向为向萨达姆·侯赛因施压而采取的制裁执行不力的情况——基本上都没有进行细究。外交手段被急匆匆一带而过。

更糟糕的是,这场战争是在没有对可能的局面进行充分计划和准备的情况下进行的。报告正确地指出,美国和英国政府的许多人预测如果萨达姆的铁腕统治被推翻,伊拉克将出现乱局。遣散伊拉克军队武装、禁止萨达姆的复兴党(Ba’ath Party)的全体成员(而不仅仅是一些领导者)在新政府中担任职位的决定是巨大的错误。伊拉克不仅仅是一个战争选择;它是一项谋划失败、执行不力的政策。

报告以很大的篇幅着重讨论了英国的算盘以及时任首相布莱尔对美国政策的支持。让英国配合美国的决定对于一个影响力主要来自双边关系的紧密程度的国家来说是一个情有可原的战略选择。布莱尔征服点的失策之处是没有要求以增加对该政策的影响力作为支持美国的条件。小布什政府很可能拒绝这样的要求,但这样英国政府可以选择与这个很多人认为不可能成功的政策保持距离。

可以从伊拉克战争中汲取很多教训。其中之一是,当分析师分析情报时,他们的假设从根本上影响了他们所看到的东西,因此,有缺陷的假设可能导致缺陷巨大的政策。几乎所有人都假设萨达姆不配合联合国检查者是因为他藏匿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一事实。事实上,他隐藏的是他有这些武器这一事实。

类似地,在开战之前,许多决策者相信,一旦萨达姆倒台,民主很快就会出现。确保这些重要的基本假设接受“红队”——即不支持相关政策的人——的检验应该成为标准操作流程。

另外一个现实是,推翻政府尽管困难,却比为型政府营造安全容易得多。新政府需要这一安全在众目睽睽之下巩固它的权威和赢得合法性。在缺乏许多��基本的前提条件的社会创造像民主这样的东西是一个需要耗时几十年而不是几个月的任务。

报告对伊拉克战争的遗产几乎只字未提,但考虑这个问题很重要。首先,伊拉克战争搅乱了地区实力平衡。伊拉克不再能够牵制和平衡伊朗,反而被伊朗的影响力所笼罩。伊朗不但可以自由地发展有意义的核计划,还通过代理直接干预多个国家。宗派斗争毒害了整个地区的逊尼派和什叶派关系。被遣散的萨达姆军队官兵离心离德,这助长了逊尼派叛乱,并最终导致所谓的伊斯兰国的崛起。

伊拉克战争不但对伊拉克和中东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对英国和美国也是如此。英国议会在2013年投票反对参与任何因其公然罔闻不要在内战中使用化学武器的警告而惩罚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军事行动,这显然与伊拉克的军事干预是一场失败的观点有关。导致大部分选民支持“英国退出”的对精英阶层的不信任可能也有一些源自伊拉克战争的经验。

类似地,伊拉克战争及其后果也影响到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的思维,当众多美国人出现“干预疲劳”时,奥巴马政府几乎没有兴趣在中东进行新的军事冒险。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当然,危险在于教训可能被过度汲取。伊拉克战争的教训绝不是应该避免一切中东和其他地区的武装干预,而是武装干预必须只在它们是最佳可行战略并且结果可能证明值得为之付出代价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利比亚是违反这一原则的最近的干预例子;叙利亚的干预代价更大,代价来自不作为。

伊拉克战争的代价足够沉重,人们却没有从中汲取错误教训。这才是最大的讽刺之处——也让这个悲剧更加惨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