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ndery4_Jens Schlueter_Getty Images_carbon emissions Jens Schlueter/Getty Images

现在,给碳定价

巴黎—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就职典礼恰逢巴黎气候协定五周年后的一个月,这算得上是全球对抗气候变化斗争的姗姗来迟的进展。尽管最近主要排放国纷纷做出到世纪中叶实现碳中和的承诺,但当前趋势仍不足以阻止全球变暖幅度超过2℃——这一目标必须达到,否则人类社会将遭到灭顶之灾。

幸运的是,我们至少可以定量分析未来的挑战。据国际能源署数据,2019年全球能源相关二氧化碳排放量约为330亿吨——这个数字最终将减少到净零。

碳捕捉与储存(CCS)可以移除空气中的碳,但其成本波动很大。假设这项技术可以以每吨100美元的平均成本推广,可以算出消除2019年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需要耗资3.3万亿美元。再假设——不失合理性——与全球变暖所造成的社会成本相关的缓解成本为100每吨一百元,可以将这个数字与德国经济所创造的财富相比,后者2019年GDP可达3.861万亿美元。由此可见为了阻止气候变化加剧每年所要付出的惊人的代价。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KxXA1p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