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h7_Billy Mutai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woman farmer Billy Mutai/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反食品巨头暴动

新德里—1798年,英国经济学家托马斯·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做出了可怕的预测,如今,世界人口增加了近十倍,而生产的粮食足以养活这些人口。今天的脸是问题不是绝对稀缺,而是粮食分配的不公平和消费的不理性,以至于在两个极端都出现了广泛的营养不良:世界最贫困人群因为营养不足而死去或造成认知障碍,而其他人因为肥胖而面临死亡或疾病。

现代粮食生产和分配模式要承担很大责任。生产——即使是小农的生产——日益依赖大公司开发的培育技术。而拜激进营销和全年候供应此前应季或外地作物,全球练市消费也变得不太健康和可持续。

问题是显而易见的,但我们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解决它。当今世界的商业驱动的粮食体系有着根深蒂固的自满,并且正在迅速迈向自大。跨国农商公司——“食品巨头”——的主宰力堪与数字经济中的科技巨头相比,而决策者似乎也乐于鼓励人们普遍相信只有工业农业才能养活世界,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

这一信条导致了普遍的单一耕种和在粮食生产中过度使用化学物质。这些行为破坏了环境,降低了土壤质地,让庄家更容易受到自然灾害和病虫害的影响,给农民的升级造成了更大风险,产出的食品也越来越不安全。工业农场也助长了不健康的危险的消费模式,有时候甚至在同一个家庭中同时造成肥胖和营养不足。

挑战是要让粮食生产更加可持续,采取更安全、更健康的饮食。尝试似乎是徒劳的,因为全球消费者早已习惯于全球农商企业生产的廉价食品。但有很好的理由,我们应该掀起一场反食品巨头的暴动。

小行星研究所(Small Planet Institute)和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的蒂莫西·怀斯(Timothy Wise)在他的新书中指出,“所谓的‘我们’养活‘世界’的神话是第一世界的终极自负。”全球北方的工业农场和跨国农商公司并没有生产出世界粮食产量的大头,70%的粮食来自数以百万计的小农,特别是发展中国家。

SUMM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ummer_1333x1000_V1

SUMM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此外,据怀斯的数据,这些农民中有许多已经具备实现“绿色”农业目标的工具,只要允许就能使用。世界不需要新的农业技术革命来实现可持续、可盈利的粮食生产。

也许怀斯所打破的最重要的神话是小农在知识和效率上不如与农商公司签订合同的大规模生产商和培育商。大公司的政治和市场权力让这成为决策者之间的“公理”,但有足够的例子表明,小农可以用自己的办法取得成功。

比如,在马拉维,在其他初衷良好的农业政策带来意料之外的负面结果之后,小生产商已经采取行动。十多年前,马拉维试图通过向小农发放优惠券购买种子和化肥来提高玉米产量。一开始,收成显著提高,甚至出现了《马拉维奇迹》(Malawi Miracle)的报道(跨国种子和化肥公司也从中获益)。但这一成功导致了单一玉米化,长此以往,土壤酸度增加,肥力下降。农民不得不购买更多种子和化肥来维持收成,也没有证据表明马拉维农村饥饿状况有所减轻。

但如今,各种小农组织开始种植本土化改良的更有营养的作物。他们不必再从跨国公司购买种子,也不需要大量使用化肥,并且实现了新谷物和其他庄稼混种。

其他地方的小农也在证明自身价值。在印度喀拉拉邦,本地社区引领着一场水稻种植复兴,在该邦的Kudumbashree妇女自主小组联盟的帮助下,妇女集体也成为成功的有机农民。墨西哥的小农在保护不可或缺的生物多样性方面起着关键作用——墨西哥新政府也认识到这一事实。中国给小农进行培训并给予便利,让他们结为合作社,作为促进可持续农业的大工程的一部分

现代全球粮食问题的答案似乎很简单:放松大公司对产量、分配和消费的桎梏,给小农可持续生产的空间。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农商巨头的利益可能强大到足以阻止这场革命生根发芽。

https://prosyn.org/cForJJ1zh